柏林赫塔斯塔克:(918更)這里是天山這里是狼塔

柏林赫塔vs沙尔克 www.gmosqd.com.cn

    狼塔C+V穿越回來,一直想寫篇文字,算是給自己一個交代,給自己的內心一個出口,釋放一下在狼塔路上所積淀的各種情愫。我們的生活離不開文字,狼塔歸來更需要表達,寫點什么,給心靈彈奏一曲吧,這也是心靈的外現。

       當然,發此文還有一個目的,就是希望能夠為以后去狼塔的朋友提供點參考。 

 

  一、天山夢

   在我很小很小的時候,從很稀少的反映正能量的文字里。偶爾能看到“天山”這個詞,字面理解,天之山,很有詩意,比如:

 

明月出天山,蒼茫云海間。

長風幾萬里,吹度玉門關。

     ……          (李白)

 

當年萬里覓封侯,匹馬戍梁州。

關河夢斷何處,塵暗舊貂裘。

胡未滅,鬢先秋,淚空流。

此身誰料,心在天山,身老滄洲?。接危?span lang="EN-US">

 

 

嚴關百尺界天西,萬里征人駐馬蹄。

飛閣遙連秦樹直,繚垣斜壓隴云低。

天山巉削摩肩立,瀚海蒼茫入望迷。

誰道崤函千古險?回看只見一丸泥。(林則徐)

 

白馬誰家子,黃龍邊塞兒。

天山三丈雪,豈是遠行時。(李白)

 

這些洋溢著陽剛之氣的文字,所透出的是特定的詩情畫意和男兒情懷,天山在我腦海里,就形成了遺世而獨立的空間形象。特別是以金庸和梁羽生等為代表的新武俠小說熱播以后,年少的我幻想自己有一天,也能提起一口英雄氣,仗劍游天山,親身領略“明月出日天山,蒼茫云海間的意境。

青春的幻想和激情征服不了現實的平庸,在單位和家兩點一線周而復始的重復中,內心卻一直在呼喚:紅塵三千丈,何時上天山!

天山,我的夢,一個跨越關山,風雷激蕩的夢。

因緣際會,我參加了戶外活動,戶外活動中有一項穿越天山,即穿越狼塔C V的線路。據說,全國每年大約有近千名的戶外愛好者來到天山腳下,穿越狼塔C V線。這種情況,為我實現天山夢提供了可能吧?但是,我卻猶豫彷徨了好幾年的時間。

狼塔C V線匯集了天山高山、大河、冰川、白雪、巨石、驕陽、猛獸、森林、花海、藍天、白云等各種絕世風光。穿越狼塔CV線路,就是經歷高危險、高海拔和高難度跋涉。而且,最主要的困難,是時間長,大多數狼塔穿越者都需要行走12天的時間。在這12天里,無補給,不退轉,負重30公斤左右,時刻面臨著暴風雪襲擊、溺水滑墜和凍傷曬傷的考驗。最重要的,自己不能生病,在海拔3000米以上,縱深200公里無人區生病,哪怕小小的身體不適,都可能被高海拔和惡劣的氣候成倍的放大病情,那將意味著生死的無常。

這種情況,考慮這么多,不怕你笑話,我是怕死在狼塔穿越的路上,所以請讓我猶豫彷徨兩年吧。直到2014年的11月,用六天時間順利完成格聶半程轉山,在海拔5000米的雪域高原,我的感覺和坐在家里喝茶沒啥不同。于是,穿越天山的信心大增。這才有了201561423日的天山狼塔之行,才有了那驚心動魄。終生難忘的10天經歷:

看千古風云浩蕩,奔騰著夢的希冀,夢的希冀……。

 

正是:

 

                      天山夢,夢天山,

         埋頭磨劍續新篇。
         千古風云三丈雪,

         彈指一揮待明天。(北雁南飛)

 

 

 

未完待續

 

 

    二、白河試水

對于戶外活動,準備不夠充分,千萬不要行動。自決定了20156月參加悟空發的狼塔C V活動以后,我就進入了比較長期的準備活動。準備活動中動靜最大的,就是跟隨悟空等人到白河試水。

準備活動是一件細活兒,這對做事沒有計劃,只善于決策,不善精細落實的我來說,絕對是一塊“短板。平時戶外活動,總是臨出發前才從家里撿幾件吃的用的東西塞進背包匆忙的出門,穿的用的裝備從來沒有正規過。這次要去天山,要走狼塔,準備活動生死攸關,必須嚴肅對待,認真準備。于是才發現,自己雖然參加了5、6年的戶外活動,但沒有登山杖,沒有沖鋒褲和速干褲,沒有防水登山鞋,沒有溯溪鞋、我的帳篷是家庭用公園帳,全重5公斤。所有這些都要解決,有的要從頭置辦?;褂?,對狼塔路上的十余天,我不知道會吃多少東西,也不知應該吃哪些東西。最主要的,我總想象著自己在路上會拉肚子,路上的某一天因著雨會發燒,那么止瀉和退燒藥應該帶哪種,這些一概不知道(最后我的急救包就有一斤重)。這些都需要向領隊和群里的朋友請教。所以,在狼塔臨時討論組,我的問題可能是最多的。





                   白河試水


    除了在群里和大家交流外,還直接參加了悟空組織兩次活動。一次活動是東直門內簋街黃門火鍋店見面務虛會。這次火鍋店見面很有效果,對做好狼塔穿越的物質和精神準備活動都很重要。第二次活動就是白河試水。因為狼塔C V穿越,實際就是在溝梁之間橫穿,每條梁都有積雪,每道溝都是水流湍急的冰河。狼塔穿越能否成功,很重要的成分是順利度過這些冰雪融化形成的冰涼刺骨的河流。因此,悟空在6月初,專門組織了一次在懷柔白河灣試水的活動。在一個河水比較深,水流比較快的地方,拉上繩子,背包里裝上20多公斤重的河卵石,手拄雙杖,腰拴扁帶,模擬狼塔過河的情形。同時由悟空講解過河技巧,檢查涉水過河的裝備。盡管這次活動使大家對過河有了感性認識,但來到狼塔才知道,白河的水量和天山的河流比起來,那可謂是鳳凰和麻雀的差異。隊里的老大哥銀杉還用這種比擬形容天山上的兩種花朵,此是后話,敬請期待。

在白河灣農家院吃午飯,大家勸我開戒吃肉,我說我去川西8天,也是高原,也是連續持續行走,但沒啥影響。但大家就是言之鑿鑿,說走狼塔不吃肉可不行。于是,我在眾目睽睽之下,經過幾分鐘的心理掙扎,很凝重的夾起了一大塊紅燒肉。悟空高喊:“開戒了??!2014年春節開始,自愿戒斷葷腥兒。我雖沒有皈依佛門,沒有受戒,但就是從某一個時刻起,看到了餐桌上的肉食品背后,有動物在掙扎,隨之就是自己心臟的顫栗。2015年的6月,這種感覺已經麻痹了很多,不再那么敏感,一年半以后開戒吃肉食也沒啥不良反應,但我卻時時的感覺自己是一個沒有堅守的人。

正式狼塔穿越前的這兩次活動,我認識了參加活動的部分成員,對這些人,也有了初步的印象。

首先是領隊悟空。知道悟空,也是在517戶外網上的隔空了解,通過他的游記,我感覺這是一個很富有激情的小伙子,每次活動都洋溢出青春的活力,每篇游記都透露出濃濃的浪漫和才情。他的每篇游記我都會仔細閱讀,真的很欣賞他的文章。這兩次活動,看到了實實在在的活人,發達的肌肉,飄逸的發辮,話語不多,語速不快,和沒見面前的想象有一定的差距,甚至感覺他的內心深處某個角落應該有不為人知的隱秘。

   領隊悟空,別看有點悶騷,做戶外領隊可是很到位的。

 

 

泥娃娃。在戶外圈泥娃娃的名字依稀聽說過,以為是一個小女孩兒。走狼塔成為隊友后才發現,娃娃是真的,但一點也不泥,做事很利索。不僅如此,人長得很漂亮。我到現在也想不明白,比范冰冰還漂亮的長相,不去玩影視,咋會來玩出汗受累和自虐的戶外呢。對戶外這么有興趣。那應該是戶外強驢了。



           白河試水時的泥娃娃

 

山羊?;庵於?,中等身材,卻眉清目秀,言語不多,少年老成。從不大不小,熠熠生輝的雙眼可知,這人智商很高。在火鍋店喝酒不多,白河試水也沒掉在河里,況且從事戶外活動多年,把天天向上戶外群打理的有聲有色。所以戶外活動實力不可小視。

小明。北京飛鷹戶外的掌門人。言語不多,對領隊安排的各項活動卻很積極。本次狼塔穿越最艱苦的天格爾峰時,全隊喊出的口號:“為什么要這么苦逼?因為曾經吹下了牛逼!自己選擇的路 含著淚也要走下去 !就出自他的手筆。咋樣,夠激情吧?此是后話,容當后敘。

向日葵的徒步旅行。大家都叫他向日葵,黑臉堂,短發型,眼鏡后面一雙半瞇半睜的眼睛,總是眨個不停?;壩鋝歡?,瘦瘦高高的身材,看這身體素質,應是戶外強驢。和我們大家不同的是,向日葵兩次活動都帶著一個漂亮的小女孩,就是他的愛人。小女孩在他身邊總是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這一點讓人很羨慕。

            向日葵,此次狼塔前八天的引領者

 

 

從來未被超越。90后的小伙子,兩次活動幾乎沒有說話。一直觀察著別人,眼睛卻黑白分明,而且黑黑的皮膚襯托下,眼白和牙齒非常醒目。這種狀態最初讓我把他與特種兵聯系了在一起,我曾經問他,是不是特種兵,他說不是。

        左起:從來未被超越、山羊、小明

 

 

  還有一部分人要到新疆才能見到,這里暫時不予介紹。

 準備活動在一件一件的做,但我的內心卻一天一天的復雜起來。我還是擔心自己在穿越狼塔的路上生病,進而把老命丟在那邊,畢竟自己已經是年過半百的老人了。出發的最后幾天,我一直處于猶豫狀態,有時真想在討論組打出“放棄,退出”的字樣,內心有兩個我在進行辯論。最終信心戰勝恐懼,6月13號早上,我登上了飛往新疆的飛機,去實現青春少年的天山夢想。

天山,我來了,狼塔,我來了!

 

正是:

 

 

白河試水浪花,

秣馬厲兵天行健。

追夢十萬八千里,

開弓沒有回頭箭。(北雁南飛)

 

 

未完待續

 

 三、狼塔第一天——白楊溝

 

613號中午,被悟空安排的車從烏魯木齊機場接到昌吉住下,即進行進山的最后準備。主要是買幾個囊,買一下可能用到的零碎東西。別的不值一提,只是在賣刀的過程中感覺挺有意思。我這個人上山有三寶,一件不能少,即是頭燈、火源和快刀。頭燈已經從家里帶上了,因坐飛機到烏市,打火機和刀肯定要從當地采買了。一連走了兩條街,就是沒有賣刀的。經打聽,人說前面市場有賣的。于是趕往那家市場。店主拿出一把家用菜刀,我搖頭,不是這樣的。店主又拿出一把寸許長的裁紙刀,我還搖頭不是,并向店主連說帶比劃,要2030公分長的尖刀,要快的。店主以深深的眼神觀察我片刻,隨即挪開一個柜子,從被擋的柜子抽屜里拿出一把20多公分長的尖刀遞給我,我用拇指應鋒一試,還挺快,就要它?!岸嗌僨?span lang="EN-US">?》”“20元。“給?!蔽夷悶鸕毒妥?,店主目送出門,怪怪的神態。我恍然大悟——啊,原來如此。

下午,悟空檢查我的裝備,二話不說,拉上我就往戶外店走。走了3家戶外店,買了防潮墊、雨衣。我說我這個人不知道冷和熱,現在的衣服完全夠用了,但他還是為我點了抓絨衣,還要買抓絨褲,因為戶外店沒有,只好作罷。他說我的所有裝備就是腳穿的這雙鞋合格。

到下午7、8點鐘,全隊14個人都到齊了,悟空組織大家開會。悟空介紹說,狼塔地區,前幾天大雨,河水暴漲。根據當地的天氣預報,最近四天會連續大雨,新疆的朋友勸我們4天以后再出發。強行上山,有被困在山里的危險。于是讓大家表態。我盡管年齡比較大,但是還是沉不住氣,第一個發言,表示不該原地等待,明天就該上山,走起來視情況再說。我心想,下雨就下雨吧,正好來個風雨天山路呢,會很有意思的吧。最后表決時,有13個人舉手同意第二天就進山,只有從來未被超越睜大眼睛看著大家沒舉手。悟空問他意見,他說:“聽大家的?!憊?,這小子真夠搞怪的。

開完會以后,就是地球人都知道,并且都在盼望的進山前的聚餐狂歡。啤酒,大串,烤羊腿和大盤雞,吃得個個肚圓也沒吃完。大家邊吃邊喝邊聊天。也無非是聊戶外的見聞,詢問悟空狼塔事。真個是身未動,心已遠;人雖在此間,心已在天山。

一夜無話。第二天,6146點,天還未完全放亮,大家就起床,吃早餐。坐上早已等候在樓下的中巴,開往狼塔進山口。

              白楊溝林場檢查站

 

從昌吉到進山的白楊溝林場,大約200公里的樣子,中巴車要行進3個多小時。汽車開出昌吉,即奔馳在新疆所特有的廣袤原野上,一側是遠處白雪皚皚的天山,一側又是一望無際的空曠空間,視力的盡頭,天地相交,顯得異常的空曠。于是便肆意張望。但很快便產生審美疲勞,那就打盹補覺吧,可這一次,不是普通的包車出行,進山前的路上都能睡上一覺,這次是要走狼塔,盼望多日的出行。大家都很興奮,誰也沒睡覺。我也一樣,幾次想睡一下,都睡不著。期盼著、擔心著、等待著,各種情形在眼前跳躍,恨不得即刻到山下。

                   

                這個合影,即拉開了狼塔C V10天穿越的序幕



     

       我們就是在這條大道上,奢侈的走了半天的時間

 


             

        

          小明在等后面的驢友



     大約11點,車子走上了呼圖壁縣白楊溝林場的盤山道。通過白羊溝森林檢查站時,做了有關登記,又上行20分鐘左右,車子進入一道峽谷,山很高,溝很深,峽谷很窄。突然,車子來個急剎車,停了下來。大家詢問咋回事,司機說道路被洪水沖垮了,只好送大家到這里了。于是大家下車,卸包。

我下車以后,仔細觀察了周圍環境。這里可真美啊,這就是天山的風光么?這就是自青少年起,一直夢想穿越的天山么?這就是金庸梁羽生們筆下,那些??妥叱齙南抗讓??單見兩側山巒陡峭俊秀,壁立千仞,高不可攀,松柏森森,瀟瀟玉立;把視線與藍天垂直,仰頭看向藍天:窄窄的一線藍天好似頭頂飄起的一條藍絲帶,是那么單純的藍,那么潔凈的藍,那么透明的潔凈;視線低垂,看向地面:只見峽谷里,嶙峋的怪石之間,一條白線自上游泄下,這是白楊溝的河流。因水源清潔,落差較大,清澈的河水以白色泡沫的狀態下泄,真如詩人們所說的那樣,拱起千堆雪。由于水量充沛,地勢陡峭,水流在下泄中形成巨大聲響,又由于峽谷巖石的各色各樣,水流撞擊巖石形成的聲音也各不相同,低吟淺唱,高亢奔放,形成多聲部動人樂章。下車伊始,我便被天山一個普通峽谷的景色感染和驚呆了。真的是“青山無墨千秋畫,綠水無弦萬古琴??!對周圍環境初步的欣賞以后,我才感覺到內急,要找地方解決問題。找地方也出現了困難,我在一個僻靜地方準備撒尿,但無論面對哪個方向都很糾結,因為任意一個方向的景色都很美麗,我不愿以自己丑陋的身體面對美麗的景色,不想以自己污穢的排泄物去污染這些美景。轉了幾次身,最后我還是低聲說:“花仙子,云姑娘,綠水居士,對不起了。匆匆解決完了事。實際上,狼塔10天穿越,每天我都這么糾結。比如第一天晚上在營地,我繞出了好遠,悟空問我爬那么遠去干嗎了,為啥去那么遠,我說怕污染水源,實際是,看到那么美麗的景色,我真的不忍蹲不下去啊。

 




          這里的景色美麗的都不忍心撒尿了。

 

 

 

   他們在嘀咕什么呢,只是現在還不覺得累呢,再過幾天就沒這心氣了

 

 

大家整理好背包,全隊完成第一次合影以后,便和司機師傅揮手告別。狼塔C V10天穿越就此拉開序幕??季托枰閌嫠?,從一個只有幾米寬的狹窄峽谷通過。我們行走,頭頂上的藍飄帶也隨即游動,湍急的河水像游動的樂隊,跟隨我們奏出動人的樂章。白楊溝的景色可以說一步一變,一步一景,人轉景移,當你驀然回頭,那已經觀賞過的景色卻是另一番模樣。大家行進速度雖然很快,但不忘賞景拍照。隊伍沐浴在山谷的清新之中。這第一天行走,每個人穿越狼塔的沖動還沒有絲毫的減弱,團隊初聚的喜悅與親切,更是不斷增強。一路說說笑笑,歡樂異常。說說笑笑中,還看不出誰個較強,誰個更強。但是明天落在了后面?;姑壞繞淥朔從?,悟空已經在幫助她解決問題了。原來是明天的腰太細,背包腰帶緊到最緊處也不起作用。悟空找了一件抓絨服,讓明天先裹在腰上,再系上背包的搭扣,問題得到了解決。

    狼塔第一天,在這個長有四棵樹的地方拜山并吃午飯

 

 

大家在藍天白云下,在花海叢中,在偶爾牛羊點綴的綠色山谷中,在亭亭玉立的天山特有松林間,奢侈的行走著,快速地走著,開心地走著,肆意享受著天山的賜予。不知不覺中,來到一處長有四棵巨大松樹的開闊所在。我知道這應該是吃午飯了。但又看到有人拿出了鞭炮。哦,這是要祭神拜山了。待人到齊以后,悟空召集大家說,先拜山,再吃飯。大家面對白楊溝山頂達坂方向一字站開,放松而莊重,準備拜山。悟空請銀杉主持一下,而銀杉卻說讓我主持,我就不能再推辭了。而我也不知道應該如何主持拜山。這個時候迅速腦補,憑著內心的驅使,對大家說,那我說一句大家說一句:

“感恩天地,滋養萬物,護佑我等,順利出山!

 感恩山水,綠化大地,護佑我等,順利出山!

 感恩眾生,和諧相處,護佑我等,順利出山!

 

“拜!大家紛紛跪下,五體投地,一拜,再拜,三拜。

“禮畢。

 

          狼塔史上最莊重拜山,向天地眾生行三叩頭大禮

 

 

整個儀式,我沒經過任何準備,這些祭詞,也沒有思考過,只是受大家委托,憑著信念,嘴比腦快,順利流出。整個儀式,自始至終,大家莊重而又專注,聲音整齊洪亮,三位女聲的聲音自然形成高音,高低音有機融合,響徹山谷,傳遍大山。我不認為這里有神秘的超自然的神奇,我們發出的聲音就是我們的行事原則,它規定我們的言行必然是善舉,而善舉必然有善報。這個聲音宣告,我們14位大山赤子,來自四面八方,來到天山腹地,我們不為征服,只為體會天山的容顏。走過天山,要把天山作為大書來讀;懷著感恩的心,走過大山,跨過河流,秋毫無犯。這種話不是說給別人聽,而是以誓言的形式向天地宣告我們的情懷;這種話雖出于我們之口,但早已內化于心。我們感恩天地、山水和眾生。我們這么做,得到了豐厚的回報,狼塔10天穿越,地形復雜,氣候多變,但我們沒有遇到天氣預報說到的連日大雨,沒有人生病,沒有人摔傷滑墜,甚至連一點擦傷都沒有,有幾次落水,也都成為笑談,調劑了路上的單調乏味狀態,我們不傷毫發的走出了天山。

     在傳統營地稍事休息,大家即在往前趕路

 

 

四棵樹以后,峽谷變得開闊起來,綠色滿山,牛羊點綴。白楊溝真是優良的牧場啊。遠望前方,白楊溝的盡頭是皚皚白雪的一道大山,據說那里的某個山口就是白楊溝達坂。據說那個達坂是考核隊員的第一道門檻,規定時間上去的,翻越的,走狼塔沒問題,否則就勸退。我沒有想到被勸退,戶外以來走過千山萬水,還沒有遇到能讓我止步的高峰。此時,我只用心的品賞景色。想起《詩經》的一句歌詞:“陟彼景山,松柏丸丸"。是說我爬上面前的大山啊,看到茂密的松柏異常漂亮。這個應了我此時的心境。那我說:

陟彼天山,綠草泱泱;

陟彼天山,怪石惶惶;

陟彼天山,白雪皚皚。

 

 


            帶點痞子像的泥娃娃


    行走間,來到一面山坡,遠看漫山遍野黃澄澄的一片,染透了峽谷。走到跟前,原來是一種金色的花朵,花朵不大,但卻密集。于是大家卸下背包,好一場嘚瑟。特別是泥娃娃,在花叢中又跑又跳,又滾又鬧,女兒情態暴露無遺。這是身心達到極度放松,精神異常愉悅才可能有的樣子??杉焐礁頤欽廡┰斗嚼純投啻蟮睦裼靄?。從這里又走了兩個小時,到達傳統的營地??刺焐乖?,悟空說還想再走一段,近量靠近白楊溝達坂扎營,這樣整個進度就往前趕了。于是大家二話不說,背起背包繼續向上,又走了大約一個多小時,晚上八點左右,大家停下來扎營。此處已經是白楊溝達坂的腳下了。

              在這片獻花盛開的山坡,人們肆意的歡樂著

 

我正在扎帳篷的時候,悟空走到我跟前,說我給你找到抓絨褲了,我說哪里有啊,他說老狼帶了兩件抓絨褲,可以給我一條。在昌吉悟空要我買抓絨褲而沒買到的事,這時我已經忘了,可今天他還在想著。一個小伙子,能有這么細的心思真是可貴。本文到此已經說到悟空好幾次了,各位看客,你們有什么感覺么?我替你說了吧:作為戶外領隊,說他合格那是無可置疑的。但最主要的,是他能隨時發現你需要什么。當你剛剛感覺需要幫助時,他已經到你身邊伸手在做了。這一點太厲害了,對朋友,朋友是需要的;對喜歡的女孩子,更有殺傷力,有設么困難,甫一感覺,他即到眼前,哪個女孩兒能扛得住這份關愛啊,乖乖就擒吧。說白了這是一個少女殺手,殺傷力很強。哈哈,悟空,你在笑吧。

進一步介紹了悟空,除了上次在白河試水為大家介紹了幾位隊友外,現在人全了,這時趁大家搭帳篷,我再介紹一下其他人吧。

     能看出這些人都是負重30公斤以上的么?左起:老狼、平涼猴子、悟空(背對)、帶你去轉山、大象無形、一陣風

 

           這就是明天,走狼塔的明天

  

    明天,女生。這次走狼塔,在準備期間,她總詢問我有關情況,明擺著是想參加。我問:“你是不是想參加啊?”她說:“你說我行吧,這次我要不參加,以后可能再也沒機會了?!蔽以誑悸牽好魈??;馀郎鉸刃?,往往下午走的比上午好,適宜長途行走。特別突出的是,意志力非常堅強。于是我說:“我覺得你可以,你可以報名試試,和悟空聊聊。于是明天就參加了這次活動。沒想到的是,她有高反情況,爬升時經常停歇。C線最后一天,身體出現狀況,遺憾退出。但自始至終表現出的心理素質和意志力,確實非常人可比。

老狼,家住河北涿州,60年代生人。說話洪亮,作風硬朗,走山像坦克,只管向前。出發當天的早上稱包重時,他的包勾斷了兩次秤鉤,包重在37公斤左右,本隊包重第一,即使這樣,仍然走在前面,10天時間一直走在隊伍前面。我每次看到他的身影,總是感嘆:“這家伙,真是驢??!”說他真是驢,那就是真是驢。別嫌繞口,去想吧。

        我為大象無形拍下的很騷的一張照片

 

大象無形。江蘇宿遷人。被小明評為戶外綜合素質第一。這個第一,不是說我們14人中的第一,小明是說,普天下驢友,綜合素質大象無形應排第一。你想想吧。

平涼猴子。甘肅平涼人,90后生人,既有年輕人的活力,又有成熟男人的穩重,體力和主見并存,在戶外應該是什么樣的人呢。背的大包是個軍用戶外包,所有的設備都有備份,因為保重,總在扔東西,扔了一路也沒扔完,背包重量恐怕僅次于老狼,直到出山時,他讓我掂一下重量,我的天,和我進山時的重量差不多,家伙,甘肅人厲害。

幸福的花骨朵。大家一致稱乎為花姐。身材高大但又很苗條,集力大、靈活和耐力于一身。走完了狼塔C V的全程。自稱老狼的老婆,因為大家沒有查驗結婚證,這個說法只是她和他的說法。但從一路經常罵老狼來看,應該是真的,這給全隊增添不少歡樂。建議其他隊走狼塔,也引入夫妻隊員結構,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明天是在欣賞遠處的景色,還是在審視明天將要穿越的白楊溝達坂呢

 

        老狼和花骨朵夫婦在傳統營地溜達

        第一次看到天山永久結凍的冰川

 

大家搭好帳篷,晚飯也很快做好,天很快黑下來了,再看表,已經是北京時間11點了。于是大家紛紛進帳,很快進入夢鄉。狼塔第一天就這樣圓滿結束。

 

 

                        正是:

                塞外征途玉門關,

                白楊林場拜神仙。

                藍天白云為佐證,

                松柏鮮花泉水歡。(北雁南飛)

 

 

 

未完待續

 

 

四、狼塔第二天——白楊溝達坂的雪

早上5點起床,天還沒有亮,你覺得很早是吧,我們大家也都覺得很早。要知道,在新疆德早上5點鐘,只相當于北京的凌晨3點鐘。悟空說5點起床,7點出發。這個安排,我們大家都是接受并很樂意的,大家有一個共同愿望,就是在安全前提下,走得盡量要快一點,早一點完成,就能早一點回歸文明社會。都說現代社會喧囂和浮躁,真到了不喧囂的地方,你再試試,你真的受不了。所以走狼塔,我告訴你一個秘密,也可以說是經驗,早晨執行北京時間,晚上按照新疆的天色走,太陽落山時近10點了,這樣,一天多干好多活兒啊。

              明天在穿越冰川

 

        晨曦下 山巒空明,潔凈的有些不真實

夜里淅淅瀝瀝的下了很長時間的小雨,早晨起來所有的東西鋪滿一層白霜,小河邊有一層薄薄的冰凌,河水刺骨的涼。就是說,夜里的溫度已經到零下了。我踏著清亮的露珠去河邊打水,路邊的花兒草兒靜靜地生長,似在向我致意,抬頭看向整條山谷,晨曦下靜謐安詳,我有一種不知身在何處的感覺。我們宿營的地方已經處于白楊溝達坂下邊。據說這個山脊海拔3860米。在營地看白楊溝達坂,要把頭抬得很高才能看得到,危乎哉,高乎哉。皚皚白雪,應著晨曦的光芒,發出金黃的顏色。潔凈的空氣,因為異常通明,使我們看遠處的雪山和巖石有一種夢幻的感覺,顯得很不真實。

 

 

早餐以后,不到七點鐘,大家陸續出發,開始翻越白楊溝達坂。走出營地不遠,就開始爬坡。說話間,前隊的悟空等人已經領先了有半個小時的路了。我加快腳步向上攀升,翻上一道百米高的山崗,來到一個相對平坦的山坳,山坳里已經開始有積雪,雪的下面在融化,融化的雪水匯聚成河,小河咕咕作響,河水一半滲入亂石下,一半在亂石上奔向遠方。

          大家在亂石崗上爬升

在這個河邊,小明、平涼猴子和從來未被超越等幾個人在這里休息。我沒有停頓,超過他們幾位,繼續攀爬。從這里抬頭看向白楊溝達坂,從地形來講還有兩個階梯。第一個階梯,是在大約60度的碎石坡上一條向右上方的斜插路。遠遠地看,好似在沙堆上用木根畫的一條筆直斜線。待走上這條斜線,才能感覺到痛苦。這段路長有300米,但爬高卻又200左右,碎石、積雪、坡陡構成它的變態。上去這個斜坡,路又向左盤,再向右盤,經過一左一右的攀升以后,到了第二個平臺。  


                明天在小息

 

在第二個平臺,看到了休息的山羊、泥娃娃和幸福的花骨朵,悟空也在不遠處休息。他們說停下吃點東西吧?!跋熱夢掖岫?span lang="EN-US">!”說著,我靠在一個高坎上專心喘氣。待我把氣喘勻稱了,發現這里的地勢已經很高了。身邊都是積雪,遠處的大雪坡,潔白平滑,恨不得走過去劃一會兒雪玩玩。對遠處的雪山群峰,也可以平視了,也顯得很接近了。我們是7點鐘出發,現在是10點多了?;贗房?,昨晚的營地還清晰可見,也就走出來3、4公里的樣子。白楊溝達坂不愧是檢驗狼塔穿越者的第一道門檻,僅僅走了三分之二的樣子,大家就需要補充一下能量了。我放下背包,開始拍照。這個時候,明天也上來了,為她拍了照。明天為減輕重量,沒帶相機,為了專心行走,手機也不拿出來拍照。狼塔下來照片不多。

第一次到了這個高度,皚皚白雪,我覺得很新奇,破例接受泥娃娃為我拍照,甚至還請她為我拍下了躺在雪地上的照片。稍事休息,大家繼續向上,道路變得更加陡峭,冰雪和碎石混合在一起,非常難走。在陡坡上,悟空、和銀杉在等大家,于是我們這個中隊就有7、8個人了。正在艱難爬坡時,迎面過來一對哈薩克馬隊,跟隊的哈薩克牧羊人告訴我們,山的那邊河水很大,你們過河會很危險,不要往前走了。我問水有多深。哈薩克把手臂橫在馬肚子上,以特有的口音,簡潔得說:“這里,這里,你們過不去?!閉庵忠艫魎禱?,過去只在陳佩斯烤羊肉串的小品里聽到過,現在聽原版的,感覺陳佩斯演的還是挺真實的。

          戶外中我很少拍照,但在天山卻有所不同

 

 

我們沒有聽從哈薩克善意的勸告,繼續前行。在三千多米的高度,負重30公斤,走在冰雪覆蓋而又陡峭的盤山道上,其狀態可想而知。速度緩慢,氣喘吁吁,走不多遠就要停下來休息一下。

                 此片來自網絡

 

就是在這樣的強度下,我看到泥娃娃走的很輕松,并不吃力,心里暗想,這女人真夠厲害的。泥娃娃從我身邊一掠而過,脆脆的喊了一聲:“轉山大哥,加油??!”“先讓我喘會兒?!?/font>

 

喘息中,瞇眼看藍天,藍天下雪嶺上有蒼鷹在翱翔,它雙翅臂展,憑風御虛,自由自在。

 

其實比泥娃娃厲害的還大有人在。有幾個人,從營地出發,就再也沒有見到:老狼,負重70斤以上,已經在沖頂了,這家伙,是真驢啊。幸福的花骨朵向前傳話,說叫老狼回來接她來??吹攪稅?,帶媳婦出游,美是美了,這代價也不是玩的。大象無形、向日葵等人也沒了蹤影。再看向一公里以外的達坂頂部,幾個人影在晃動,我的天啊,拉開我們有這么遠啊。佩服是佩服,還是讓我喘會兒吧,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八檔蹦旮綹縹以諫繳系納磧耙彩嗆芙媒〉?,眼下只嘆英雄暮年,不能同日而語了。

 

            白楊溝達坂

         達坂頂,瑪尼堆旁是泥娃娃俊秀的身影

 

心里瞎嘀咕的時候,不覺已經上到了山脊的橫切路,這里和埡口幾乎在同一個高度了,在雪地上再走一個S型的上升路,就到埡口了。這時泥娃娃已經在埡口的瑪尼堆旁拍照了,而前隊其他人都已經翻過了埡口。

 

 

 

大約11點的樣子,我上到埡口。被雪覆蓋的白楊溝達坂,風很涼很硬,身穿抓絨衣依然又冷颼颼的感覺。勁風中,云在迅速飄動,在云霧籠罩下,白羊溝達坂時而俊秀,時而空濛,時而天地相接??⌒閌?,云霧遠離,覆雪的山峰猶如著一襲白裙的少女,靚麗動人;空濛時,被絲絲白云纏繞,時隱時現,欲遠又近,似去還來,神秘莫測,恰似那位人已去,情尚在的美女形象;天地相接時則是大霧彌漫,不辨東西,這個時候如果不知道路徑最好不要亂走,時極易迷路的。

 

 

 站在白楊溝達坂觀察天山,天山有大美。天山的山坡全部堆滿了石頭,大大小小的石頭。據我粗略的觀察,天山的的植物屬典型的垂直分布:大概在海拔2000--2500米左右,是茂密的松樹林,松樹高大挺拔,亭亭玉立,煞是好看。2000米以下是高草甸,高山草甸長滿了了厚厚的青草和各種野花,紅黃藍白各種野花輪流開放,一層一層的更替。海拔2500--3000米左右,還是草甸,著一層草墊,則是另一種狀態,矮矮的,細細的。我們去的時候,已經是6月底了,但很多還沒有返青,山坡還沒有完全綠透。大約海拔3000米以上,全是裸露的石頭,沒有植物,甚至沒有泥土。無邊無岸石頭崗,走不完的石頭堆。走狼塔,大部分路是在這些石頭堆上行走。那這么多石頭都是哪里來的呢?都是大山崩塌造成的。因為山上沒有泥土,沒有植物,裸露的巖石在冷熱交替中,不斷風化,不斷崩塌,崩塌的巖石由高處流到溝底,就形成無邊無際的亂石崗。我們一路走過,隨時都會聽到山體在崩塌,砂石嘩嘩的從高處流到溝底。狼塔穿越之路的橫切坡,都是砂石流淌形成的,人、馬匹、北山羊、或者狼群都在砂石流淌的大斜坡上臨時踩下腳窩,那就是路。所以,我覺得,天山這樣無休止的崩塌,千萬年以后,很可能已經不是現在的樣子。崩塌會大大降低天山的高度,隨之發生變化的是氣候、植被和水文等諸多因素。天山山脈大約3500米以上,就進入傳說中的雪線。雪線往上,常年不化的積雪給綿延千里的天山,穿上圣潔的白衣。

              大美天山

 

站在山頂遠望,那綿延的山巒,齊齊的一條白線,把千里天山分為兩截,一截潔白,那是積雪,一截炫黑,那是巖石。在黑白之間飄蕩的,那是潔凈的白云,白云和山巒之上,是如蓋的藍天。這就是天山大寫意的美。

從異常喧囂的京城來到天山,閱讀天山的山水,欣賞著天山的大美,我感覺完成了一次對自己內心的熨撫,完成了一次對人性深深的體貼。帶著這份快感,我帶好護膝,順路翻過埡口,沿路向有橫切過去。

 

正是:

           轉山驢天山,

               達坂第一關,
               埡口望美女,
               山頂眺群巒,
               感悟大山美,
               心境己然仙。(塞外客)

 

 

五、狼塔第二天——臺普希馬克河之波

我感覺狼塔穿越,關鍵是第二天。這一天要走過冰達坂、碎石斜坡、高山草甸和渡過冰河等各種各樣的地形,因此也就要經歷凍傷、曬傷、砸傷、滑墜、溺水、冰雹、雷擊等各種各樣的危險考驗。

 

           在這樣的陡坡上斜切下降,直到插向谷底。

 

我在山頂埡口邊休息和拍照,邊等明天上來??吹矯魈炻鍛芬院?,我即沿路向右下方橫切下去。說道路,這只是一個說法,所謂的道路只是在六、七十度的陡坡上有一條橫線。碎石、砂土,有時上邊還在往下掉碎石。這條路總的走向是先沿山腰向右下斜切,然后適當高度,躲開斷崖再向左下斜切,直至切入谷底。

小道時上時下,崎嶇難行,大家絲毫不敢松懈,精神緊張極了。正在這時,一黑臉大漢攔住去路,突然高喊:“先停下,不要往這邊看!”不是老狼是誰。原來老狼在給媳婦做“護法,幸福的花骨朵在小山崗的那邊解手呢(這尿撒的很隆重?。?。我停下來,正好利用這個機會觀察對面的這道大山。在這里是觀察對面的山谷和高峰最佳地點。

 

    在白楊溝達坂觀察以河源峰(狼塔)為首的雪山群,天山猶如仙境

 

對面是一組雪山群,雪山群的形態垂直分割:最下方是綠色的高山草甸,中間一節是黑色的巖石,最上一截就是雪線以上的皚皚白雪,毛澤東曾經以詩人的浪漫情懷,表達他一統世界的理想,他說:昆侖山,我不要你這樣高,也不要這多雪,我要用寶劍把你截為三節,一節給歐洲,一節給美洲,還有一節我們中國留著。他這對雪山的三節之說,還真是挺符合雪山實地狀態的。這組雪山群,有的山峰被云霧籠罩,有的清秀俊朗的在那里矗立,有的陽光照射,潔凈的白雪發出耀眼的金光。遠遠望去,銀輝閃耀,雄偉壯觀,莊嚴而又神秘。一時讓人有人間仙境之感。而最顯眼,最突出的,則是中天山的主峰——河源峰。河源峰,海拔5290米,山體挺拔俊秀,終年被白雪覆蓋,赫然居于中天山的中段,萬山敬仰,百鳥朝鳳。在哈薩克語言里,“河源峰即“狼塔”,也就是由狼群守護的圣山。我問銀杉,我們是不是要通過那里,答曰不通過,從她的衛峰穿過。對此,我稍稍的有些失望。

這就是說,翻過白楊溝達坂,我們就正式進入了狼塔的山和狼塔的水。而真正的考驗,也確實是來自這一帶的山水。我們沿著碎石小路下切,行進速度很快。在切過一個山崗以后,看到下邊一個大的平臺,平臺有兩黑點在移動,那就是前隊向日葵和大象無形。待我們到了那里,大家停下來吃東西,時間大約是下午兩點左右吧。這山可夠高的,急劇下降了2個小時,剛剛到達山腰的位置。

補充一點能量以后,大家繼續下切。路面開始仍然以碎石為主,但很快出現黏土路。而這時的天氣,也在急劇發生著變化:本來是艷陽高照,藍天白云的天空,云量在急劇增多增厚起來,說話間南北兩道黑云就對接在了一起。我對明天說道:“加快速度,在雨來之前要下到草甸上,下雨天走這路會很危險的。于是,我們6、7個人又用了大約20分鐘的時間,下到了傳統的馬鞍子營地。

 

             馬鞍子營地,大象無形雨中搭起的帳篷格外醒目

 

一條垂直向下的山脊,猶如探下溝底吸水的蛟龍,在這里突然凸起一小山包,山脊形成一個馬鞍型的臺地。這就是馬鞍子營地。我們到達這里時,天空已經烏云閉合,雷聲陣陣了,瞬間后瓢潑大雨就下來了。天山的雨下的很果斷,說下就下,一點不猶豫。前隊和中隊都停在了這里躲雨,有的靠在斷崖下面,我和悟空、大象無形、老狼夫婦和明天等人,就穿雨衣在鞍部等待。

領隊悟空此時對是在這里扎營,還是繼續走,有些舉棋不定。正常情況,時間剛剛15點左右,應該再向前走一段路。但這瓢潑大雨要是不停的話,走起來可有危險啊。猶豫中,悟空還是去咨詢他的高參——銀杉老哥。悟空問銀杉,這雨是陣雨,還是要長時間的下,今天能不能停下來。

銀杉眨眨那雙智慧的大眼睛,很狡黠的說:“你去問問轉山,他能知道。

于是,悟空就來問我:“哥,你看看這雨是下一陣兒,還是要長時間的下啊。要長時間的下,咱就扎營了。

我鄭重的抬起頭來看看天空,然后嚴肅地說:“這雨短時間停不下來了,明天見了。

于是,悟空果斷的說:“卸包,就地扎營。

于是,大象無形片刻間就把帳篷支起來,鉆進了帳篷;老狼夫婦在選扎帳篷的地方;明天和我穿著雨衣分別坐在自己的背包上等雨小下來再動,泥娃娃等人還在斷崖下觀察;而平涼猴子和從來未被超越還在下降的路上。就在這個時候,那雨卻停了,說停就停了,而且,一縷陽光從云縫中射出,異常燦爛,異常驚艷。

這種情況,我感覺特別尷尬。我訕訕地對悟空說:“在北京周邊我判斷天氣還是比較準的,初來天山,大環境還不熟悉,判斷錯了。悟空沒說話,但是那壞壞的一笑,也給我挺大的壓力。

最感無奈的是大象無形,聽悟空說還要繼續走,從帳篷里出來,幾聲長嘆,開始拔帳,半個小時內扎帳拔帳,算給大家做了一個完整的表演。大家只是暗暗的叫好,但小明卻說,這手活太漂亮了,再加上大象無形每天走的都較靠前,因此被小明封為戶外第一高人。

    平涼猴大家對遲遲還沒趕上來的平涼猴子和從未被超越感到擔憂。坡路那么陡,雨水雨水已經形成溪流,此時的路一定很泥濘,一定很難走。他們走到哪里了,他們狀況如何呢?正在大家擔憂的時候,遠遠看到兩個黑點,但是沒有在道路上,兩個人從陡坡上直切下來了。那陡坡的盡頭就是大家避雨的斷崖。對此,大家齊聲呼喊,要他們往右走,回到路上去。對此兩個家伙不予理會,直到走到斷崖上方才從右側切下來。也就是從這時開始,兩個90后小哥們,就像連體嬰兒般的黏在一起,每天把收隊的職責牢牢地擔當起來了,當然,大部分時間,他們收的就是他們自己了,從不見匆忙,不見驚慌,始終一步一個腳印的在隊伍后邊走。猴子背一巨大的行軍包,巨大的行軍包裝滿了寶藏。在這里悟空行使了領隊的職權,強行打開猴子的包,把沒用的東西扔掉。這才發現,糧食帶的很多,另外,所有的東西都帶了雙份,比如野餐墊帶了三個,爐頭帶了兩個,電池帶了30多節。香煙一條多。在這里悟空為猴子做了很大的精簡,但猴子的包依然還很重。

 

      

全隊像比賽一樣從一個約兩公里的草甸上直插谷底。

 

整理完以后,全隊再次出發。在一個大約兩公里的草甸上,全隊像比賽一樣向左斜插谷底。谷底是一條彩練一樣的河流,河流在又窄又陡的河道上濺起朵朵浪花,浪花沖向巖石發出巨大的轟鳴。從這時起,直到我們走出狼塔,這種浪濤的聲音和陡坡沙石流動的聲音,就一直夾裹著我們,吞嚼著我們。直到我回到北京以后的好長時間,這兩種聲音還時時的泛出幻覺。

悟空和我最先來到水邊。這河就是臺普希馬克河的支流。悟空沒有說話,卸下背包,拿出扁帶,很快換好防水襪,再在外面套上防水袋,這是準備過河了。全隊都縷續到達,看到悟空這樣子,大家知道渡河的時候真的來到了。大家都聽說狼塔穿越要趟過無數次的冰河,但不到河邊誰也不知道詳情。說真心話,我不知道別人,開始的那個剎那,我是真有點暈了,水這么深,水流這么急,水這么涼,這么多人,過得去么?

          我帶著繩子率先趟過臺普希馬克河支流

 

   我腰拴繩子,邊幫助大家過河邊為大家拍照。正在過河的是幸福的花骨朵。

 

                小明,抬頭。咔嚓

 

          泥娃娃,抬頭。咔嚓,好了,哈哈。

 

                 猴子,抬頭。咔嚓。

 

            老狼,別緊張,咔嚓。

 

就在大家仿照悟空換鞋換襪子的時候,悟空已經找好渡河點,并在水里趟了幾步,試試水流和水溫吧。這時我也換好鞋襪,讓悟空把扁帶拴在我的包上,第一個第一次趟到了臺普希馬克河。然后是大象無形和山羊,在悟空指導下趟過去了。我過河以后,把背包卸下,又趟回來,替明天背包,并把她領過河來。隨后所有人也很快趟過河來。實際上克服了最初的恐懼心理,經過領隊的示范和實際操作,感覺這過河沒有想象的那么難,甚至水也沒有那么涼。

就在我們渡河的時候,停歇了將將有一個小時的雨又下起來了,而且,這一下,一直持續到第二天的中午。

渡河以后,大家沿河谷快速向下游下降。雨在淅淅瀝瀝的下著,我們時而趟河,時而在溝幫上橫切。不知幾渡,來到一處灘涂停下,停下是因為后面傳下話來,要等一下后隊。但一等就有20分鐘過去了,而落在后面的是兩個強人啊,又看到悟空和銀杉也返回去了。咋回事呢,我有一種不祥的感覺,因為雨在下,道路很陡很濕滑。于是,我和山羊放下背包也返回去迎接。我把一支登山杖支住背包,只拿單杖返回,過河向上游走。沒走兩百米看到悟空下來了,告訴大家沒事,不用上去迎接了,于是我和山羊又返回來。我走在前面。這時河的兩岸都是人,我要在大家的注視下過河,特別是我說比范冰冰還漂亮的美女泥娃娃就站在河邊,我要過河的地方就在她眼前。于是不自覺的就膨脹了,自然的就想走的瀟灑一點。于是,單杖拄地,我咔咔的就向河對岸趟來。悲劇就在我最得意的時候發生了:走到最深處,水已經到我的襠部,但前腳卻踩在一塊活動的河卵石上,前腳一滑,后腳隨即失去平衡,單杖根本撐不住我的身體,我的身體首先被慣性放平,然后重重的拍在了水里。匆忙中,我聽到兩岸一片驚呼。這一瞬間,我的動作絕對比腦子快,四肢一彈就站起來,不作停留,咔咔的就走出河流了,那個動作,比當年迪盧躍檀溪可快多了。當時唯一的念頭,就是絕對不能被河水沖走。也許我動作太快,上岸感覺了一下,水竟然沒有灌進衣服里,從懷中取出相機,相機是干的,從兜里掏出手機,手機也是干的。至此,我也是完美的給大家表演了一次掉河里再出來的動作。在我之后,幾乎每天都有落水的,大家都說是我開了一個壞頭。而我卻對泥娃娃說:都是你站得太近,要表演給你看,走神了。泥娃娃那個笑啊,是邪惡的笑。我估計當年烽火戲諸侯,有個美女發出邪惡的笑,大概也這樣吧。因為我落了水,因為大家還要等待后隊,山羊取出爐頭,為大家燒了一鍋姜水,老驢和領隊總是在最關鍵時候起作用。姜紅糖水在狼塔穿越過程中起到了巨大作用。

后隊上來以后,大家又有大約兩公里的飛奔,來到了大名鼎鼎的空中棧道。所謂空中棧道,是上個世紀70年代由牧羊人在絕壁上鑿出來的一條小道,寬可以通過一匹馬??罩姓壞朗且歡溫返淖艸?,今天只走小小的一段,第二天要走幾公里的距離。走在空中棧道上,悟空說今天的營地快到了,就在山的另一面,也就是一公里的距離。好吧,也累了,天色也不早了,雨還在下,應該停下扎營了。

 

           最初一段空中棧道。泥娃娃、山羊和明天等人在通過。

 

走完一段空中棧道,開始上一道陡坡。60度左右的陡坡上,鋪滿了黑色的泥土,黑土上面有大量的牛糞和羊屎,經雨水攪拌,即泥濘濕滑又很惡心。大約百十米長的這道陡坡,讓我們耗費了巨大體力。最典型的是平涼猴子,那雙直直的長腿,在陡坡上站成好看的前弓步,不是向前,卻是在向下滑,平時玩滑沙,都玩不出這么美麗的動作。我看了幾次,他都在下滑,有心下降幾步去拉他一下,但看了一下沒有地方落腳,我下去我也會下滑。心想,那你還是自求多福吧。我爬上陡坡以后,看到一個微型埡口,有小路在這個微型埡口往右側橫切過去。按悟空說的,從這里橫切到谷底就是營地了,那今天的任務就完成了。但是我想錯了。



      這是翻上那個微型埡口以后,要經過的一段橫切土路。陡峭的山坡上,

  你能看得到有路么? 這段路?;姆?,險象環生,生死輪回

 

從這里到營地不足500米的路程,確是直到今天仍讓我心有余悸的生死之地。這是更陡的一道土坡,土坡有一道小路,小路只有放下一只腳的寬度,走在上面要時刻防止背包不要撞擊在里側的崖壁?;掛窀叨燃蟹樂夠?。小路的下面是似崖非崖的直坡,直坡下面是湍急的臺普希馬克河,人一旦滑下去,就停不下來,直接掉到河里,非死即殘。這一段路,真可以說是險象環生,生死輪回。在狼塔的路線中,這是最危險的兩段路之一。在濕滑的泥濘中,我們穿著登山鞋根本站不穩。我有幾次險些滑倒,腳在側滑時,登山杖插在腳的外側,那杖彎了都止不住下滑。幾番周折,我還是比較順利的過來了。越到后面的朋友們越難走,到營地集中時,我看到小明等人渾身的黃泥,他們說滑到了。就地勢說,那里滑倒就很難再站起來,但他們都完好無損。這難道是我們祈求的山神在保佑了他們么。第二天在營地看到有牧羊人牽著馬從那條路下來,我只奇怪啊,難道天山的高頭大馬,還有猴子的本事么?這是一個迷。

大概晚上9點,全隊到達營地,從早上7點走起,大家已經行走了12個小時了。這一天,真不簡單。

         正是:

                 

           瀟瀟雨歇入達板,

           欲學雄鷹躍天山。

           拔山涉水尋何故,

          八千里路走泥丸。(北雁南飛)

     

 

未完,待續
   

六、狼塔第三天——營地等雨,為你講那狼塔的秘密

 

 

          傳說中的五星級營地

 

這個營地在臺普希馬克河谷一個臺地上的樹林里,被狼塔穿越者譽為五星級營地。臺普希馬克河是呼圖壁河的一個重要支流,發源于狼塔。中天山主峰河源峰及其各個衛峰厚厚的白雪,以及夏季充沛的雨量,為這條河提供著充足的水源。特別是夏季6-8月份,雪水融化和即時的雨水經常造成山洪暴發。該地的河谷狹窄,河水湍急。河谷兩側的山體極為陡峭,所以河水從山谷下泄,發出轟隆隆的巨大響聲。狼塔穿越過程,就是在中天山深處和這樣的幾條河糾纏在一起的過程。       

說到這里,到狼塔穿越第三天,我已經弄清楚了狼塔C V穿越的前世今生,可以給大家揭開狼塔穿越的秘密了。

狼塔穿越路線的謎底,說來很簡單:它就是一條牧道。是新疆呼圖壁縣人為將狼塔周圍的幾道山溝開辟為牧場,而以白楊溝為起點,走出的一條牧道。最具狼塔特色的空中棧道也是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開鑿出來的。春天把羊群從這條路趕向各個牧場,秋天將這些養肥了的羊兒沿這條路趕出山,趕向市場。平時的日子,牧羊人們的給養,就靠馬匹往返馱運。現在走在這條牧道上,幾乎每天都能遇到牽馬的牧羊人。數年前,戶外活動興起,新疆的驢友們就把天山深處的幾條牧道連起,就稱為狼塔穿越。穿越的路線在地圖上畫出近似字母CV的樣子,這就有了狼塔C V,成為全國十大經典路線首條經典。

    狼塔穿越的路線在地圖上形成字母C和V形狀(圖片來自網絡)

 

弄明白狼塔的來龍去脈以后,我多少有些失望。原以為狼塔就是天山深處無人區,古樹參天,動物的天堂,時有狼群出沒的原始處女地,被新疆驢友走通,成為全國排名第一的驢友穿越路線呢??杉質島拖胂笥幸歡ǖ木嗬?。但也不用沮喪,因為狼塔C V的景色還是很震撼的。完全能夠達到徒步、探險、賞景、靜心等多種目的。 

我們這個隊的第三天,因為下雨,為了避免雨中行走的危險,沒有拔營,在營地度過了一整天的時間。前一天下午的雨,持續了一夜,時大時小的雨滴,敲打著帳篷,與臺河的濤聲形成多聲部合唱。大山中這種濤聲和雨聲的和鳴,雖然音量很大,但那也是靜謐的喧囂,對于跋涉一天的我們來說,無異于催眠曲。

          

一夜深眠,疲勞感盡消。我早上起來,面對眼前這個水的王國,雨的世界,首先想到的就是升起篝火。于是到處找來毛細樹枝和雜草。但樹枝和雜草都已濕透,用爐頭燒半天也引不著。正在為難之際,在我稍后起床的悟空,不知從哪里弄來一捧干干的枯樹枝,這樣火很快就燃燒起來了。這個時候,其他人都先后起來,向篝火圍攏而來。篝火熊熊,煙霧升騰,嗶啵作響,營地頓時有了暖意。赫然間,我扭頭看向營地另一端,也有一堆篝火燃起。原來是隊里另外一老——銀杉大哥也升起了一堆篝火。這樣倒好。大家分散開,省的擁擠,烤鞋烤襪子,燒水做飯,都很方便。營地樹林中有幾棵大樹倒伏,為我們提供了充足的干柴資源。

               本隊重量級人物銀杉正往篝火邊上搬動一根大木頭

 

說到這里,我要向大家介紹本隊重量級的人物——銀杉。前面介紹了其他人,唯獨沒有銀杉,我是有意讓他在這個五星級營地出場的。銀山和我同年,但長我幾天,我恭敬地稱其為銀杉大哥?;庖槐?,隊里一老。銀杉就是隊中的一寶。他的寶貴就體現在任勞任怨,沉穩老練。危急的時候,大家看到銀杉那沉穩的樣子,場面會很快靜下來。在第一次過河的時候,平涼猴子因為不適應而焦急的失去了理智,把自己的登山鞋扔了,銀杉悄悄的為他撿回來。后來大家開玩笑,要不是銀杉把鞋撿回來,猴子就被困狼塔了。第二次過河的時候,面對洶涌的河水,幸福的花骨朵失聲高喊:“銀杉,快來幫幫我!危急時刻,他想到的是銀山,而忘了身邊的老公,這個很說明問題吧!后來悟空和幸福的花骨朵開玩笑:你在老狼身邊喊銀杉,這讓老狼情何以堪啊。銀杉背著近70斤的大包,包里都是走狼塔不可或缺又不多余的物資,肉、菜、米面,甚至案板,應有盡有。銀杉廚藝一流,每天晚上和早上,早早從他做飯的地方泛出香味,大大增加了大家的食欲。據說銀山還有一肚子故事,葷素搭配,能飽人耳福,但這次也許包太重了,沒有給大家講。

         車輪粗細的一棵枯樹樁被我們推倒

 

雨一直在下,不大也不小,大家在大樹下邊烤火邊聊天,過的是十分愜意。柴燒的很快,大家分別出去撿柴回來,保證篝火一直熊熊燃燒。別人撿的多為細木,銀杉我們二位弄回來的,都是大木頭。兩個老人分別往自己的火堆拉大木頭,這成了大家的笑柄。

時近中午,雨小開始變小,到下午兩點左右雨停下來了。大家離開火堆,四散玩耍。銀杉指著營地旁一棵車輪粗細的枯木,說那是一棵枯樹樁,咱們去把它推倒了吧。大家一致贊同,一哄而起,幾把用力,就把這棵枯樹樁推到了,于是歡喜滿滿。

                      泥娃娃在河邊發呆

 

美女泥娃娃到河邊發呆。從前一位老男人,在河邊發呆,自言自語的說:“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千百年來,引起無數老男人們的共鳴。而泥娃娃在這洶涌的河邊發呆,我估計就是想家了,因為沒聽到她說什么引人共鳴的話。     

                     我在放木漂流

 

經過一夜的雨,臺普希馬克河的水位比昨晚我么到達時提升了大約10公分。岸邊的木頭,昨晚還在石頭上,今天很多都半臥在水中了。對此,我想到了電影木排在洪水中瀟瀟而下的鏡頭。于是我獨自到了上游,搬動了一根木頭,順到河里,那木頭飄飄忽忽就不見了蹤影。我感覺很好玩,又搬動了一根更大的木頭,臉盆粗細,五六米長,有好幾百斤重。費了好大勁,順到河里,但卻被一塊石頭卡住,推不動了。于是我吹哨,叫來小明和猴子,一起把木頭推進水里。木頭順流而下,飄飄忽忽,不知所往。

小明是位比較敏感的人,他說:銀杉和轉山兩位大哥,年齡比我們大好多,但玩心比我們年輕人大多了。其實,走狼塔穿越,甚至所有戶外活動,最大的好處就是愉悅心情。在狼塔徒步幾天了,面對高山大河,我們忘記了塵世的喧囂,忘記了現實的是是非非,只有很簡單的山地行走,生活降到異常原始的境地,快樂內容也顯得簡單、自然和原始。每個人長期潛藏在心靈深處的童心,這使得以自然流露,所以都是玩心大增呢。

下午,悟空還召開了全對會議,讓大家談談感想。每個人很發散的談了來狼塔以后的感覺。小明在這個會上提出的口:“為什么要這么苦逼?因為曾經吹下了牛逼,爬也要爬下去!成為大家的共識。我則強調,幾天來最大的感想,就是來狼塔真不是來玩兒的,會有很多深刻的體驗?;肪澈芟斬?,因此一定要強化向心力,我保證帶頭聽從領隊的指揮,哪怕錯了,也聽?;笆欽餉此?,但沒想到,這個說法還真應驗了。最后一天,我明明感到路走錯了,但還是聽悟空的指揮,在亂石中爬高幾百米又折返回來。此是后話。

大量的降雨,造成營地周圍多處山體滑坡,水桶粗細的云杉,咔嚓咔嚓的在山體滑坡中被折斷,看得人驚心動魄。悟空要求,靠近山下的幾個帳篷遷徙一下。大家收拾停當,天也黑下來了,于是早早進帳休息,準備迎接明天的挑戰。明天要越過老虎口,那是奪命之處。

 正是:

    

        臺普希馬克河湍,

        中天山峰聳云間。

        云繞峭壁哈達舞,

        水聚河源幾度還。(北雁南飛)

 

 未完  待續

 

七、狼塔第四天——兵敗老虎口

狼塔第四天,注定是一個充滿變數的日子。我們依然是5點鐘起床,7點鐘出發。清晨的臺普希馬克河河谷,因咆哮的河水更顯得寂靜。地面濕滑,空中充滿了濃濃的水汽。抬頭看天空,那是一線藍天。遠處的山巒霞光初照,近處的谷底曙色尚未退去。領隊悟空說,今天要走的路較長,大家要有精神準備。他還說,今天要走的路較長,大家需要做做拉抻。于是他帶著大家做了各種拉抻。

最后在昨天推倒的樹樁前拍照以后出發了。

 

    臺河峽谷景色異常優美

 

    

            開始有路有橋,走的很順利

   

我們順著臺普希馬克河谷逆流向上。這一段臺河河谷,一路都是很清晰的牧道,偶爾需要過河還,但有幾處牧羊人已經建好了木橋。有兩處需要換鞋換襪的涉水,也是河的邊緣緊貼崖壁的蓄水區,水流不急,趟過來就可以了。

      當大家覺得走起來很輕松的時候,難題卻出現了:行走了大概三、四公里的樣子,我們來到一處山環水繞的地形,河水形成一個巨大的S形。臺河在這里由峽谷巖壁的左側沖向右側,再從右側傳向左側。這樣的地形,決定了我們必須兩次渡河。而這段的河水,水深過腰,寬度超過10米,浪濤滾滾,如雷震耳。人們說話都要使勁喊,輔以雙手比劃。悟空在幾處寬闊的地方試了幾次,都沒有找到合適的渡河點。從來未被超越自告奮勇帶繩子過河,未到三分之一處即被水沖倒,大家立即把他拉回來,登山杖卻被水沖走了。山羊到山坡上找路,看能否從峽谷的邊坡繞過這兩處河流,結論是邊坡異常陡峭,異常濕滑,有的人可以通過,但整隊通過異常危險。

     

     我建議從這里強渡,并自告奮勇帶繩子過河。




 最后人包分過,人從這根木頭上騎蹭過來,這根木頭異常濕滑

 

           

背包和登山杖是這么過河的

     

    我覺得還是要從超越被沖倒的地方強渡。這里河底較平,河面較寬,河邊的樹上有紅布條,兩天前通過的隊伍,就應該是這里過河的。所以我仍然建議強渡,并自告奮勇再次帶繩子過河。這個建議被悟空否定了。大象無形等幾個小伙子弄來一跟木頭,但木頭不夠長度,達不到河的對岸。一時間大家似乎陷入絕境。最后銀杉建議,用繩子在河兩邊拉成溜索,把背包溜過去,人則從旁邊那根濕濕的獨木上騎著蹭過去。這個建議被采納,于是人包分過,完成渡河。只不過我的大包掉到河里,外掛的帳篷和防潮墊差點被沖走。老狼等人的褲子在騎木過河時被撕破。前后用時大約一個半小時,但卻順利過來了。

   

   此時,我抬頭瞇眼看向藍天,藍天下雪嶺上有蒼鷹在翱翔,它們雙翅臂展,憑風御虛,自由自在。

    大家收拾背包,立即前往幾十米以外的另一個過河點。這一個過河點還有一個躺木可供騎蹭,下一個過河點可是啥也沒有啊,如果強渡,恐怕真有事故發生呢。就在這個時候,不早不晚,有三位哈薩克牧羊人騎乘高頭大馬過來了。悟空立即前去協商,結果以每人一百元談好,不用20分鐘,哈薩克把我們和我們的大包渡過河來。一場注定身陷絕境的絕望哀嘆,卻變成了激流勇進,浪花飛濺中的歡呼雀躍。三位熱情的哈薩克牧羊人還和我們全隊合影拍照。邊拍照邊以獨特的發音高喊:“民族團結萬歲!”哈哈,非?;獨?。然后單獨和三位美女拍照,我們這些個頂個的帥哥卻沒有受到邀請??蠢匆煨韻轡敲揮忻褡宀畋鸕?。

   

 河水沒過馬的肚皮

 

     熱情的哈薩克牧羊人高喊著民族天界萬歲與我們合影

 

雙方互道珍重,各自趕路,我們則走上了一段寬闊的灘涂。左切一個小山包,繞過河流,隊伍來到又一處空中棧道的起點。在這里,有兩種走法,一是繼續沿河谷溯溪而上,那要冒很大的風險。某一年的某一個女孩就是在這里與隊友選擇了河谷,被河水沖走了。如花的美妙生命被淹沒在白浪滔滔之中,成為狼塔路上永遠的痛。二是走上這段人工開鑿的空中棧道,即老虎口棧道。

我們選擇了后者。



   老虎口空中棧道起點

很多人一膝蓋當腳,爬上去的

從谷底上到幾百米高的老虎口空中棧道,要經過一段泥土陡坡,經過此前近乎一晝夜的降雨,這段土坡異常濕滑,大部分人都是以膝做腳爬上去的。走完泥坡就進入在巖石開鑿的棧道,然后在更高處,又是泥坡。濕滑的泥坡上,只有十幾公分寬的小路,小路外邊就是懸崖,懸崖據谷底幾百米高。在小路上一旦滑墜,根本沒有過度,會直接跌下懸崖,落入濤濤咆哮的河水中。驀然間,我有一種很難受的感覺,這種感覺以前身邊出現某種危險,或者將被偷襲的時候曾經出現過。于是,我對身后的明天說:“我有點不舒服,我們走慢點吧。明天則說是我恐高了。我知道,這不是恐高的感覺。正在這個時候,前面傳下話來:向后轉,下撤。原來是悟空感覺到道路太濕滑,果斷決定不能往前走了,回撤到那片灘涂扎營,等路曬干,第二天再走。于是大家返回一公里多,在那片平坦的的河谷扎營。時間大約中午時分。第二天再次走上那段路,感覺回撤扎營,等路曬干的決定是非常正確的。以那條路的陡峭,當時的泥濘,如果強行通過,那不知會發生啥事情呢。

    

  

扎下營盤以后,吃過午飯,大家又輕松了。平涼猴子把所有的登山杖收集起來,上到營地后面的一個山包,山包是厚厚的草甸,開滿了金蓮花等各種鮮花。他要在這里用登山杖為某人擺拍一個圖案,大概是“某某人,我愛你之類的吧,那一定是一幅非常美麗的圖案。那好吧,就讓不老的天山見證猴子的真情實感,讓狼塔銘記猴子的誓言吧。面對山川大美,與她或他相擁而立,與深愛的人分享,或呢喃私語,或默不作聲的心底交流,可能很多人都有。但作為90后的猴子,卻做得那么直接那么真切,對此我非常贊賞。

悟空找來高桿,豎起了隊旗。獵獵飄動的隊旗,頓時為營地增加了生氣。

    

     我看到旁邊直徑近一米一根躺木,就想到用火把它燒斷。于是找來柴草,生起了篝火。大象無形和山羊等人看到有篝火生起,先是說用石板烙餅,然后又說包餃子?;鶘乓院?,我卻產生一股乏意,于是我就回到帳篷里睡覺了。這一覺睡得太舒服太美了,睡意朦朧中,就聽到有人在喊吃餃子,特別是三位美女的聲音:“吃餃子啦,這里是狼塔!”悶騷的聲音,清脆悅耳,穿透力很強。我靠,在文明社會以外的天山深處,無人區,發出這種聲音,這不在迷惑人、勾引人么?太有毒了。無奈老夫已百毒不侵了,美食美色都不能打動我,老夫繼續睡覺。

     

      這里是狼塔,可這里卻能吃上餃子

  

     我醒來,已經是晚上6、7點鐘了。天山的這個時刻,太陽還老高老高,直到晚上9點左右才顯暮色。閑來無事,我在營地四處溜達。從前面過河的地方開始,能陸續看到北山羊的骨頭和羊角了,我們這個營地就有好幾只羊角。北山羊是國家一類?;ざ?,生活在天山的懸崖峭壁之上。每當拂曉,羊兒們就到河谷來飲水,而狼們就早早的埋伏在河谷,伺機撲殺。千萬年來無一天不是如此,慘烈的故事天天在發生,飲水丟命成為北山羊們無法破解的魔咒,河谷卻是狼群不變的餐廳。我在想,我們在這里扎營,可能在兩側高山的某一處,就有狼群在窺視,狼群之間在傳遞著關于我們的消息,我們一來到這里,早早成為狼們的監視目標了。

     土撥鼠才是天山最大的種群

 

距我們營地百米距離,有一種猴子大小的動物很活躍,黃色的毛發,發出鳥叫的聲音。原來這就是土撥鼠。我爬上山坡,想近距離看看這種動物,這才發現,滿山坡都是土撥鼠的洞穴,以后幾天又多次遇到這種肥肥的小家伙。原來,土撥鼠的密度相當高,它們才是天山最大的種群。而且生命力旺盛,幾乎沒有天敵。這里我想插播一段土撥鼠的趣事,就算增廣你的見聞吧:土撥鼠和食尸的鷹鷲天生是一對友好搭檔。鷹鷲極善高空翱翔,土撥鼠在草場上賽跑、捉迷藏、曬太陽,無憂無慮玩沙的時候,鷹鷲從高空緩緩降下,展翅伏地,恭請土撥鼠乘坐,土撥鼠則如大腹便便的紳士般信步登“機”,然后鷹鷲就載著它到天上旅游觀光。飛到湖邊或河邊時,鷹鷲還會送土撥鼠去喝水,心滿意足后又將它們運回老家。這兩種動物為什么如此和諧,沒人說得清楚。對如此的善緣,佛家歸結為業力使然。確實,業力不可思議。

 愉快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狼塔第四天雖然在老虎口棧道受挫,被迫返回扎營,但保證了安全,恢復了體力。在一半渡河一半睡中度過這一天,真的很愜意。

正是:      

           馬克河谷遇險灘,

           激流勇進浪花翻。

           哈薩克族騎士勇,

           絕地逢生人勝天。

           蒼鷹盤旋藍天舞,

           土撥鼠越歌唱歡。

           更有烙餅水餃香,

           誓越天山奏凱旋。(北雁南飛)

 

未完,待續

 

八、狼塔第五天——通過老虎口,翻越庫勒阿特騰達板

 

伴隨著臺河的轟鳴聲,我們迎來了狼塔穿越的第5個黎明。由于水氣太重,我們的帳篷全部被溻濕了。為了曬帳篷,這一天出發晚一個小時,8點出發。今天的任務很清楚,就是穿過空中棧道,翻越庫勒阿特騰達坂。

          老虎口棧道起點

 

        幸福的花骨朵、從未被超越通過老虎口

 

                   向日葵在通過老虎口

 

            遠看老虎口空中棧道

 

經過一天的風吹日曬,空中棧道不再像昨天那么濕滑了,盡管路窄,只要不恐高,走起來危險性沒有那么大了。但是人工開鑿狹窄的牧道在垂直的峭壁上盤旋,走起來還是讓人心驚肉跳的。精力過于集中,體力消耗就較大。大概行走了兩公里位置,小路暫時離開懸崖,在一面土坡橫切而過。土坡由碎沙石構成,是那種干燥也塌方,濕透也塌方的那種地形。大概這里總塌方,所以小路到這里就沒有路了。一面斜坡,無處放腳。斜坡太陡,腳踩在上面自然側滑。我為了減輕體重對地面的壓力,決定左手拿雙杖,右手支撐在右側的巖壁上。但就在倒手時,登山杖卻掉了一支。當時的立足點很危險,隨時會發生側滑,但如果不把那支杖撿回來,以后的路就會有困難。我還是鼓氣勇氣,以一腳實一腳虛的姿勢站好,深吸一口氣,探下身去用手中的登山杖,把兩米多遠的那根杖挑回來了。期間小明和明天等人都說太危險了,勸我不要撿了。但撿回來,大家傳為佳話了。以后被多次提起,小明的游記對此還特書一筆。這一段沒地落腳的路大概幾十米長,距谷底的滔滔河水有100多米高。我通過時確實感覺到了危險。過去以后,額頭上有一層汗冒出。后來才聽說,這里就叫老虎口。原來我以為有一個地方的巖石長成了虎口的形狀,稱為老虎口。但實際這里是比較開闊的一面斜坡,懸崖離得還很遠。我猜想可能是人、馬、牛、羊等在此墜亡的概率較大,所以牧羊人們就稱這里為老虎口了。

 

 

             空中棧道從這里由右側轉向河流的左側

 

      河水千萬年的切割,形成了深深的河谷。

 

通過老虎口不遠,來到一座木橋邊,穿過木橋,棧道就由河的右側轉到河的左側了。而峽谷變得非常狹窄,完全是河水經過千萬年對巖石的切割造成谷底下陷。由于兩壁夾持,河水在這里完全成白沫狀向下翻騰,發出雷鳴般的轟響。我們沿棧道爬上左側的懸崖,爬得很高。棧道隨著山坡上上下下的翻騰,走起來耗費體力較大。

 

        天山雪蓮:用盡所有的生命力,完成此生的綻放。

 

就在這背陰的崖壁上,我們看到了傳說中的天山雪蓮??嗪?,迎風覆雪,用盡自身所有的生命能量,完成燦爛的綻放。這種形象本身就有象征意義,這種精神更能讓人受到鼓舞。

如是走,如是行,大家拉開了長長的間距。明天還是走在最后,我在明天前面大約四、五百米處邊走邊等。在某一個山脊上,我回頭看向明天,發現明天的身邊多了一個人和一匹馬。馬背上駝著東西,牽馬的人在和明天說話。我越過山脊進入了一段山坳。突然我有了一個怪心思:這種地方,一年也見不到一個女人。明天和那個人交談會不會有危險???走在高差幾百米的懸崖峭壁間,在20公分寬的小路上被人推下懸崖,然后被說是自己滑墜,任誰都不會懷疑。于是我又返回到那個山脊,在能看的到角度等他們上來。但是令我驚訝的一幕出現了:明天卸下背包,交給牽馬的人,牽馬的人把明天的背包放在馬背上,用繩子捆好。收拾好了以后,明天跟在馬后面向我走來。哈,明天有本事。但我還是走在能看得到他們的距離,直到走到河谷邊的開闊,看到大隊在一公里以外休息,我才放下心來。那馬那人和明天超過了我,向大隊走去。直到現在我也說不清我產生這個邪念是對還是錯,抑或我本人靈魂深處有邪惡的一面,也未可知,但當時確實是那么想的。

   

          山清水秀,錦繡河山。遠處的狼塔挺拔秀美。 

 

         狼塔即要離開視線,讓我再看你一眼。

 

   實際上,最后左側這段空中棧道是繞壺而上。臺普希馬克河谷在這里被水切割,形成很大的落差,空中棧道是從左側繞過這個落差。繞到石壺上邊,地形和景色有了全新的變化。峽谷開闊起來,山清水秀。5290米的河源峰遠遠地矗立,異??∶?,難怪被譽為狼群守衛的圣山。皚皚白雪在陽光照射下,熠熠生輝,讓人有強烈的夢幻感覺。藍天白云下,是無邊的牧場,土肥水美,花草茂盛,山坡上成群的牛羊,像錦緞上點綴的寶石,真可謂一派錦繡江山。為明天駝包的哈薩克牧羊人就是這個牧場的主人。我對明天說:你留在這里放羊吧,這環境多好啊。明天爽快的答應了??紗蠹易咂鸕氖焙?,她還是跟上了,沒有留下。

 

         從一棵樹營地起步,攀登庫達坂。

 

大隊休息的地方就是著名的一棵樹營地,以山坡上孤零零的長著一棵樹而得名。一棵樹營地也是庫勒阿特騰達坂的入口處。午飯以后,我們就要離開臺普希馬克河主河道,向左側的這道山溝爬升。

庫勒阿特騰達坂俗稱哭了沒人疼達坂。意思是任你是哭還是累,都要自己翻過去,沒人代替你。也確實,庫勒阿特藤達坂海拔3555米,但山坡度較陡,高差大,走起來異常耗費體力。我們沒走多遠就需要喘粗氣了。

 

                     攀登庫達坂

 

         遠處的山脊即為今天要翻越的庫達坂

 

這道山谷進口處一塊好大的冰川,冰川在融化,融化的雪水形成河流,造成路很不好走。走過冰川和亂石崗,道路進入高山草甸。草甸倒是挺好走,但沒多久就走進了水草相生的地段,遠處看是草甸,走到跟前滿坡的是水。因為山體的上半部分已進入雪線,覆蓋著厚厚的積雪,此時正是冰雪融化的時候,所以也不分哪是河流,滿山的往下淌水。

 

   天山有奇物,飄灑如冰凌,遙知不是雪,觸手為精靈

 

同時,氣候是垂直變化。在山下時,艷陽高照,走進草甸就下起了小雨。待上到雪線以上,雨滴就已經硬化,硬化卻不是冰雹。只見空中飄飄灑灑潔白球狀物,大豆大小,落在身上有觸感卻不疼痛。用手接來看,確是軟軟的,松松的雪狀冰凌。這真是:天山有奇物,飄灑如冰凌,遙知不是雪,觸手為精靈。

從一棵樹營地到雪線之間,綠草間是各種高原花卉,很漂亮。其中最常見的是金蓮花。天山的金蓮花根莖不是很高,但花朵卻金黃金黃的很鮮艷。在接近雪線的高度,我看到一種花,長的金蓮花形狀,但是矮矮的,不到十公分高,花瓣呈白色,或者淡紫色,但花蕊卻是金黃色。此花一看就不是俗品,猶如靈玉做骨,冰雪凝肌,月華為神,秋水化魂。我當時想,這可能是隨著高海拔氣候的變化,金蓮花發生變異形成的吧。但我還是請教銀杉大哥,問這是什么花。銀杉卻壞壞的說:這種花叫麻雀。這個答案搞得我一頭霧水,不明所以,但也沒再深問。后來才知道麻雀典故的由來。原來是某人請教某人,這是什么花。某人說是天山雪蓮。但某人見過天山雪蓮,知道這不是天山雪蓮,就說這個花和天山雪蓮比較,好比是麻雀比鳳凰。于是銀杉說這個花叫麻雀,其實他也不知道這是什么花。直到我回到北京,向曾經走過狼塔的京北茶思請教,才知道,這個花叫淡紫金蓮花,是天山比較名貴的一種高山花卉呢。請看有關淡紫金蓮花的資料:

 

    遍布天山的金蓮花

 

 

  

  淡紫金蓮花: 靈玉做骨,冰雪凝肌,月華為神,秋水化魂

 

                         淡紫金蓮花 ,天山名貴的花卉

 

淡紫金蓮花草本,植株全部無毛。須根粗壯,長達12厘米,葉片五角形,基部心形?;ǖザ藍ド?,直徑2.5-3.5厘米;花瓣25-30片,淡紫色、淡藍色或白色。

淡紫金蓮花是天山的本地本物,天山當地的居民祖祖輩輩用她泡水喝,他們將之視為雪山的賜予。每年5-6月份雪融時開花,花期一周左右。據傳遼朝蕭太后非常喜歡用她這種花泡茶喝,因而皮膚細白,直至中年以后依然容顏亮麗,故被列為宮廷貢品。

清康熙皇帝也為之題詩:迢遞從沙漠,孤根待品題,清香指檻入,正色與心齊,磊落安山北,參差鷲嶺西,炎風曾避暑,高潔少人躋。

我們如是走,如是欣賞著天山的神韻。在進入雪線以上以后,應該是永凍的土地,坡面開始硬化,腳踩在地上倒比較牢靠,但因為地勢升高,每走幾十米,就要停下來喘會兒。在最后接近山脊的幾百,山坡像變態一樣,迅速變陡,走了幾個大S形的彎道,最后才到了埡口。

 

     這一隊走的最歡樂,我時而混雜期間,時而為他們拍照

 

隊伍依然拉的很開。向日葵、老狼、大象無形、一陣風等人遙遙領先,其次是悟空、山羊、銀杉、泥娃娃、從未被超越和小明等人。我時而走在這些人之間,時而停下來等明天。

 

           明天高反,走的很艱難

 

明天今天走的異常艱難,走不到十米就要停下來喘息,落下隊伍一公里以上。悟空說明天你給自己規定,走20步一停,每停兩分鐘一定要走起來。但明天還是跟不上來。

 

銀杉說這個瀑布如女人撒尿,他這一說,催生了我的尿意

 

銀杉這個中隊走的最歡樂。因為你不知道銀杉啥時崩出一個段子,觸動你的歡樂神經,令你發笑。比如,一旁的懸崖上有小瀑布淌下,銀杉說:“你們看那像不像女人在撒尿?!貝蠹姨飯劭?,崩出一陣歡笑。我不知道這些人那么邪惡笑的時候,腦子里想的是哪里,但看那瀑布我卻被催生了尿意?;谷?,快到山頂的最艱難處,銀杉總在說哪里癢,大家又不停的發笑,說說笑笑就翻過埡口了。

翻過埡口,我喘息的異常厲害。不要和我說話,讓我喘會兒。然后我瞇眼看向山谷間,山谷的空中有雄鷹在翱翔。藍天下雪嶺上蒼鷹在翱翔,它雙翅臂展,憑風御虛,自由自在。

從一棵樹營地到達坂頂,我們用了大概將近4個多小時,。我沒有精確測量工具,憑感覺,爬升應該在900——1000米的樣子。

 

                   翻過庫達坂小息

 

翻過大阪,有一處很避風的斷崖,大家在這里休息和補充能量。我坐在大家身邊,邊拍照片,邊在這個3500多米的高度欣賞景色。

 

    庫達坂兩側的雪山群,風云浩蕩,蕩激胸懷。

 

這里盡管霧氣很重,但那厚厚的云霧卻是瞬息萬變,山巒不是顯現,時而云霧,時而藍天和雪山,如夢如幻,令人激動不已。站在這高高的山脊上看向遠處,兩側都是不盡的雪山群。雪山群又是各具形態,加上有云霧繚繞,雪山在不斷變幻的云霧襯托下似藏天兵百萬,神秘異常。這種神秘滋潤了心靈深處,胸廓間就有了風云浩蕩的感覺。這種感覺不到實地體驗,單憑文字是無法傳遞的。

大家小息即向山下下降,我還要等一等明天。大家走了以后,我突然感覺應該返回去看看明天。當我返回埡口,呼喊明天時,只聽她在埡口下面高喊:快來,我動不了了!我立即下去,看到明天在距埡口100多米的位置,四肢攀住斷崖動彈不得。我到她跟前,把她拉上來。埋怨她不走路,超直線走到斷崖上了,遇到了危險。后來悟空說明天應該吹哨。實際上明天根本騰不出手來吹哨,那樣她就會掉下去了。

  我等明天稍事喘息,就向前隊追去。這條路重復白楊溝達坂的走法,先向右橫切,再向左下切。高山崩塌的沙石把整個山體流的陡峭而又平整,整個山體就像一個特大號的煤堆。

       有如天人作畫,神秘而古拙。

 

崩塌的沙石向山下流動,在山腰以下的草甸上,流出了各種圖案,猶如天人作畫,充滿古拙、自然、神秘的氣息。山的這一側,同樣是一廣闊的牧場,綠草如茵,鮮花滿山。幾天下來,我對這種景色產生了審美疲勞,也很少拍照了,也不很在意了,只是一味的下切下切。

我們很快發現前面大約一公里的位置上的前隊,便以更快的速度追下去。明天下山的速度比較快,所以在半山腰就追上了隊尾。這道山,下降的距離比上山的距離要長,其下降應該有1500米左右。

 

     三岔口,大家在走向過河點。這就是爾塔蘭特河

 

       三岔口,大河滔滔,大木蕭蕭,景色美極了。

 

下降到谷底,谷底是一個三岔形的山勢。即我們下降的這道溝攔腰以近90度角度和另外一道溝對接在一起。這個三岔口地區,大河滔滔,大木蕭蕭,高山巍峨,雪域縹緲,景色十分震撼。

谷底這道河叫爾塔蘭特河,我推想,也是發源于河源峰,即狼塔。也就是說狼塔的東北面是和我們生死糾纏的臺普希馬克河,而西南面則是爾塔蘭特河,一座高山發端兩天大河??杉?,這道爾塔蘭特河河谷也是狼塔的核心地帶。

景色美則美矣,眼前的這道大河該怎么度過呢。爾塔蘭特河既寬且深,在這里又隨山就勢形成一個大S形,我們還是要連續兩次過河。今晚的營地就定在幾百米以外的樹林里。這時太陽落山,暮色初降,應該抓緊時間過河了。

領隊悟空也比較焦急,單見他,在夕陽殘照,晚風習習中,身穿緊身衣褲,頭裹圍巾,發辮飄飄,活脫脫一個印第安部落酋長的樣子。在河里趟了兩圈,就確定了渡河點。

   大家有了幾次過河的經驗,現在過河輕松多了。小明在過河。

 

    悟空在背明天過河。就這樣他把三位美女兩次背過河。

 

全隊經過幾次過河,已經掌握過和經驗了,所以男士們很快就躲過河來。幾位女士,這次遇到了麻煩。明天下山的時候再次落在了后面。趕上隊伍的時候,告訴我她吐了。說很難受。然后她對悟空說了幾句身體不舒服之類的話。悟空爽朗的說道:我背你過去。于是悟空分別把三位美女背過河去。要說悟空,還是真有把勁力,三位千斤,穩穩地背過河去。三位美女樂的,喜笑顏開的。其實我也曾經背女娃兒們過河,但我那河也就兩米寬,和悟空這條十幾米寬的河沒法比。

大約晚上9點,全隊完成過河,很快來到營地。大家扎好帳篷,點起篝火,邊烘烤衣服邊準備晚餐。天很快黑透了,體感溫度很低,應在5度以下。隨后不久,又下起了小雨。營地顯得很寂靜,與往天相比缺少了一下活躍氣氛。這應該與大家的疲勞有關,這一天行走距離較長,強度較大,感覺應在25公里左右。同時,進狼塔幾天了,大家身體的儲備消耗殆盡,應該都感覺疲乏了吧。

     正是:

   

         庫勒可特騰達板,

         途經虎口險中險。

         百丈懸崖藏棧道,

         浪濤滾滾十八彎。

         遙望天山風云涌,

        飛沙走石雪域寒。

        懷揣夢想苦作樂,

        金蓮雪蓮潤心田。(北雁南飛)


    未完,待續

 

九、狼塔第六天——磨刀霍霍向肥羊

狼塔的第六天早上起來,發現盡管盡管半夜小雨,但早晨天卻是晴天。今天的任務,是從此地逆流而上,到冰達坂的半山腰扎營。走完以后知道,這是一段不長的距離。   

  

   比較悲催的是,早上一起步就面臨著過河。早上喝水更涼,因此難度也就更大。好在河灘砂石深厚,河面也較寬闊,地面以上的河水不太深,不用繩子也就趟過去了。行走中路過一個小樹林,小樹林長滿了厚厚的青草,樹下還隱約看到一堆堆灰燼。這大概就是傳說的小樹林營地吧。這個位置扎營的確不錯。此處來到又一個三岔路口,悟空說我們走左側的山溝。在逆流而上中,來到一個酷似水庫的地方。也就是兩山夾一溝的地形,但兩山突然向中間緊縮,更絕的是兩山中間還有一道山梗,幾乎把峽谷阻斷。這個地方長的太絕了,真像人工建造的一般。不用說,這種山形依然是地勢突然抬高的地方。所以河水在這里流速很快,水量也較大,河水挺深。我們在這里過河費了以下周折,最后老狼找到一處容易趟過的地方,全隊魚貫趟過。

  

   

   大家爬高上到了那個類似水庫大壩的山更,發現景色又有新的變化。河灘平坦了很多,開闊了很多。

悟空說,今天的路再往前沒有過河了,在陽光充足的河灘,大家換上登山鞋,順勢休息一下。但奇怪的是,大家都不想走了,懶洋洋的樣子,氣氛有點不對。原來,聽悟空說前面有牧羊點,這些人要吃羊!一群狼啊。

于是,再用一個小時左右,大家陸續到了牧羊人的小屋,都不走了。打開裝備晾曬,一幅長久停留的樣子。這時,悟空已經和牧羊人談妥,并和兩位牧羊人一起到對面的山坡上選羊。此時也就是上午10點多的樣子。從這個時候開始,一直到下午4、5點鐘吃完羊肉離開,都是在牧羊人的小屋周圍度過的。

在等待過程中,悟空對我說,他遇到莉莉了,莉莉還教了他攀巖的知識。最主要的是,莉莉對他說:“我老爸沒去過高海拔的地方,年齡又那么大了,別讓他凡事都沖在前面?!蔽蚩嶄宜?,看來莉莉的擔心是有道理的,說我遇事攔都攔不住。聽了這話,我忽然明白了,這幾天悟空一般不采納我建議的原因。對此我一方面很欣慰、很感動,也很感謝。另一方面,也很悲傷。我曾經恨自己不生于亂世,生于亂世則可腰懸三尺龍泉,攪動乾坤,蕩平宇內。參加戶外活動以來,秉一口浩然之氣,帶領兄弟姐妹們沒有走不通的路,沒有翻不過的山。到現在年輪遲暮,輪到晚輩們照顧我了。這讓我情何以堪啊。

悟空稱贊我在戶外界名氣大。我說你也挺厲害啊,幾個圈子都搞得風生水起。經過幾次分化,現在又是高端的尋象戶外了。他說:每一次分化都像在裁剪自己的心呢,別提多難受、多痛苦了。我說我理解,我也遇到過。硬漢內心也有柔軟的地方,常常是硬朗外表后面有一顆敏感的心,所謂有情未必不英雄,只是多情的閥門常常一閃即關閉,讓人不易察覺而已。而我自己,對此則有比較開明的心理:我為河渠,你為流水。我常在此,你只是流過。

 

吃過羊肉,大家收拾行裝即刻出發。太陽已經偏西,今天肯定是翻不過下一個達坂了。但是能往前趕還是要往前趕。

 

這是一個非常肥美的牧場,山場面積很大。每隔兩三公里,山谷里就會出現一道簡易水壩似地石頭墻,這應該是兩家牧民的分界點吧。各家的羊群要啃食自家的牧草,羊群不能跑到鄰家的牧場去。一路上看到滿山的羊群,按照這個分割方式,應該是四家牧羊人。

 

 大家走了大約3、4個小時,來到山腰上一個平坦的凹地,這就是我們今天的營地。

這里距蒙特開曾達坂已經很近了,看來明天翻越這個達坂是比較容易的事了。

     

      正是:

         

       山梗一道兩峰間,

       三峰并起入云寒。

       江河依山翩翩舞,

       水流或急或平坦。

       英雄空懷浩瀚氣,

       不及肥羊一頓餐。

       收拾行囊即出發,

       翻越冰達繞澗盤。

 


未完待續

下集:十、狼塔第七天——翻越冰達坂,完成狼塔C線穿越

 

 


帶你去轉山發表于2015-08-20 15:49  
分享到 
贊過
(11312次閱讀/158個評論/85人贊過)
    夢巖
    逐字逐句看,沒寫完,還寫嗎?
    有點苦味兒
    精彩,后面的在哪里看

    唐朝
      好長呢,看了一點。圖片很精彩
        都說長,所以后一半就不寫了
      唐朝
      好抒情啊
      唐朝
      好長呢,看了一點。圖片很精彩
      唐朝
      好希望去一次
      靜空和尚
      強
      長城看客

      又到了年會的時候,突然很想轉山大哥,想想今年怎么沒再次搞個年會呢?所以就找你的活動,搜索到了這篇游記。非常好!

      到了老哥這個年紀還有這樣的童心,還有這樣對自然的熱愛,文筆又恨流暢,希望以后我也能夠了。

        那年的常委會議很難忘啊,總想你來參加活動,一直沒等來。16年可得創造機會一起活動吧,我的快樂神經靜默多時了。
        哈哈!得參加一次。
      磐石
      圖文并茂,佩服。
      上京白領
      一定是一次一生難忘的旅行

        可惜忘得差不多了,下文難續了。你那邊更晚了吧,標準的夜貓子

        最近睡得比較晚,看到你這么精彩的游記,都感覺自己去了一趟了,一定要寫完啊。最近我都跑步,少爬山了。在日本沒再參加像以前玩得那么爽的戶外了

        回來吧,回來大家一起玩啊。總在那邊都把我們忘了

      小古
      強
      阿增
      轉山大哥的游記太精彩了!
      范陽一丁
      精彩,大贊呲牙
      山羊
      山哥 怎么不更新了?
      泥娃娃
      想看V
      追風*

      太精彩了

      2013大老虎
      強
      秋楓2011
      色太精彩了,強大哥趕緊更吧,等待是很痛苦的
      lily.s
      等看老爸更新啊

        9月份很有情緒寫,無端的被人攻擊,去說幾句反駁的話,回來就沒心情寫了。現在感覺被聲東擊西了。

          好吧,我再繼續哈。

        期待后續。有些攻擊不需反駁。
      紅桑葚
      感恩天地、山水和眾生握手
    12345 >
    柏林赫塔vs沙尔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