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赫塔对不来梅:屋脊對面——尼泊爾珠峰南坡EBC徒步

柏林赫塔vs沙尔克 www.gmosqd.com.cn 8千米是我的夢想之一。

我的夢想并不多,經過一番風風雨雨的努力,一個也沒實現。

自打登頂了6千米,信心爆棚,以為8千米不再是夢,全球148千米級山峰,一座一座爬,只是時間問題。又經過一番風風雨雨的努力,終于明白,自己距“經驗豐富、經歷傳奇、戶外著名女登山家”的高大上目標,能符合的就一條:女。

世間最遠的距離不什么“你站在我面前,卻不知道我愛你”,那點兒距離一頓大酒就消除了,純屬文藝出來的矯情。

世間最遠的距離是“你站在珠峰大本營,卻知道上不去”。三千多米的海拔差,成為了多少攀登者一生的遙不可及。

咳,夢想啊就這么回事,實現不了的,不妨放低點。山頂上不去,咱就喜馬拉雅的山腳去看看——我和我的戶外小伙伴們就這么愉快地決定了。

D1 北京—香港—加德滿都

9人小隊,粗發,香港轉機拍個全家福。



8千米是我的夢想之一。

我的夢想并不多,經過一番風風雨雨的努力,一個也沒實現。

自打登頂了6千米,信心爆棚,以為8千米不再是夢,全球148千米級山峰,一座一座爬,只是時間問題。又經過一番風風雨雨的努力,終于明白,自己距“經驗豐富、經歷傳奇、戶外著名女登山家”的高大上目標,能符合的就一條:女。

世間最遠的距離不什么“你站在我面前,卻不知道我愛你”,那點兒距離一頓大酒就消除了,純屬文藝出來的矯情。

世間最遠的距離是“你站在珠峰大本營,卻知道上不去”。三千多米的海拔差,成為了多少攀登者一生的遙不可及。

咳,夢想啊就這么回事,實現不了的,不妨放低點。山頂上不去,咱就喜馬拉雅的山腳去看看——我和我的戶外小伙伴們就這么愉快地決定了。

D1 北京—香港—加德滿都

9人小隊,粗發,香港轉機拍個全家福。


人物介紹,左邊開始:

1、風起  我們戶外團最有文化的,《詩經》倒背如流,徒步路上沒事兒就給我們講歷史,有文化就免不了嘰嘰歪歪事兒多,屢被隊友吼不許嘰歪。后來我們的尼泊爾向導牢牢記住的一個漢語就是“嘰歪”,且能在語境中準確使用:don't嘰歪。


2、小雪  風起媳婦,外企白領,也是隊里主要翻譯之一。沒上過高海拔,干脆說吧,就沒怎么登過山,一路高反,也咬牙登了個5000多米,不易!

夫婦二人合影


3、馬可  驢屆牛驢,每次徒步基本只能看到他的背影,還越來越模糊的那種。兼隊內大廚,戶外火鍋整的比“海底撈”還好吃。EBC是他第一次上高原,跟上菜市場似的,遛遛達達就走完了。


4、馬特  隊內財務總管,讓他管錢的結果就是老對不上賬,而且每次都是賠,然后自己掏錢補。但這種高尚情操僅限于高反狀態下,一回到加都,馬出納就開始讓大伙兒湊錢補了。


5、苦味兒  能吃能喝能搶鏡。最明白的糊涂人,口頭語“我不懂,我不會”。體力鋼鋼的,就沒見她真累P過。


6、泥娃娃  歡樂的二貨,負責訂機票,在群里發布好消息:北京飛加德滿都的機票有特價,往返才幾百元,我們大喜。沒過幾天又發布壞消息:英文看錯了,特價票不是加德滿都,是加爾各答。一竿子差點給俺們支印度去!關于娃娃,詳見雀兒山游記,那簡直就是記錄她的專欄。


7、竹子  我的死黨,也是戶外群群主。屬虎的女群主,虎儀天下,男隊員爭相獻媚。



8、輕松  人至賤則無敵,擅長招貓逗狗吹牛B氣人。體力倍兒棒,毅力倍兒衰,吃點苦就喊下撤,身堅志殘的典型。用一口純正胡建味兒鳥語為大家此行做好了翻譯工作,就算功過相抵吧。


9、棒棒糖  ___________留白,你們填,我保證不打死你們。姐苦逼呵呵負責做攻略,天天在網上看EBC的各種圖片和記錄,制定每天行程,出發前我已經用眼睛把這條線來來回回走N遍了。


正文:(因為時間間隔太長,細節小故事已記不清,通篇只根據照片回憶記個流水賬,慚愧。)

到達加都的時候是晚上,提前訂好了旅店,泰米爾區也是游客區,遍布旅館和旅游用品小店。

旅店老板還經營一個項目:換匯。比銀行稍高一點,116.7左右。大家習慣地想在消費時換算成人民幣,比如450盧比的東西,多少人民幣?我們的馬出納和大部分女隊員們就暈了。我告訴他們,不用計算器,100盧比合6元人民幣,按這個算就行。然并卵,還是算不清。

但這并不影響土豪們每人瀟灑地換了好幾萬盧比。


D2 加德滿都—Lukla盧卡拉(2850米)—Phakding(2610米)Monjo2835米)


一早起來先在街上吃“尼泊爾灌餅”,馬出納交錢。


到機場乘坐小飛機前往EBC徒步起點“盧卡拉”,擺渡車上high起來。

尼泊爾國內航線都是這種十幾人的小飛機,直接能看見駕駛室。 

別看飛機小,也有空姐,還有餐——每人發一顆薄荷糖?;褂辛酵琶藁?,用來塞耳朵的,抵制螺旋槳噪聲。


小飛機上俯瞰,飛向喜馬拉雅。

尼泊爾有徒步天堂的美譽,其中EBC大環線是世界十大徒步線路的NO.1,雪山環抱,八千米好幾座,珠峰、洛子峰、卓奧友、馬卡魯,六七千米的更是數不勝數,想瞻仰八千米雪山,EBC徒步乃首選。


盧卡拉機場位列世界十大危險機場之首,就這么一條跑道,長不過400米,那頭是懸崖,這頭是山巖。跑道修成帶坡度的,降落時上坡,好剎車(剎不住就撞這邊山巖);起飛時下坡,好加速(飛不起來就掉那邊懸崖)。平均每年摔1.5架飛機,誰趕上誰認命。總之兩個字險險險!


飛機停穩后,我們好一通鼓掌。


機場簡陋,鐵絲網做圍墻,大門外面擁簇著許多等著攬活兒的夏爾巴人,為世界各地的徒步者做背夫,會英語的就可以當向導,收入高、還不用背大包。

我們很快就聯系好了一個叫“羌丹”的向導,輕松直接喊他“槍彈”,砍價,福建鳥語 VS 尼泊爾鳥語。


“槍彈”又組織了幾個背夫,中午簡單吃點東西,整裝待發啦!


此大門是EBC徒步起點標志,門上的塑像是夏爾巴第一位登上珠峰的女性拉姆,但她在下山途中不幸遇難。

  

睡袋和換洗衣服等放在大包里交給背夫,每天徒步要用的裝備和飲食還是得自己背。今天的路平緩好走,海拔先下降200米,再上升200米。

路過一個村子的碑林,看不懂刻的什么。

格?;ㄕ?,在這樣的風景里徒步,賞心悅目。

EBC是條非常成熟的徒步線路。沿線分布著村落,小到三兩家,大到幾十戶,都提供吃喝住宿,堪稱尼泊爾農家樂。

 

所有的物資運送都靠馬馱人背,越往上越貴,到海拔4000以上的地方,一個雞蛋200盧比,一暖壺熱水高達800盧比,因為高海拔沒有柴禾,只能往上背煤氣罐和煤。

我們的登山包與當地背夫的馱架相比就是小兒科,他們用肩膀和后背撐起全家人的生活。

 

這是我們第一天住的尼泊爾農家樂。沿途住宿費都很便宜,但潛規則是在哪家住就得在哪家吃,如果到別家吃飯消費,住宿那家老板發現了會非常不高興。

伺候群主。

窗戶上貼滿了世界各地驢友的標志,我們因為做了功課,也是有備而來,專門印了“天天向上戶外團”的貼紙,看見右上角的中國字了嗎?



D3 Manjo(2835M)—南池 Namche(3440M)

一早出發,沒走多遠就到了國家公園門口,在這里買進山的門票,幾十美金,具體多少錢忘了,反正馬出納交錢?;掛钚錘鋈誦畔?,一旦發生危險,官方憑登記的信息提供救援。


一路山高谷深,有些地方架著吊橋,晃晃悠悠。如果對面有牦牛隊上橋,一定退回來讓牛大爺先過,不要跟它們狹路相逢在高空。


開始這兩天還不算累,小伙伴們在路上個個滿面春風。

經過一段比較大的爬升,終于到達今天的住宿點“南池”,也是全程最大的住宿點,規模類似一個小鎮。

到達南池時間尚早,體力尚有,吃了飯到處遛達,鎮里沿街都是小商鋪,旅游用品和戶外用品店居多。聽說這里有個夏爾巴博物館,當然要去看看。

博物館是私人建的,后院還有自給自足的農田。

里面是私人收藏的民族器物,還有很多夏爾巴著名向導登雪山的照片。


南池住宿條件好,可以洗澡,有牛排吃。再往上,吃住條件就稍顯艱苦了。


D4 Namche(3440米) —Tengboche(3860米)—Pengboche(3980米)

今天出發有兩條路,一條經過日本人經營的珠峰酒店,號稱世界最高的五星級酒店,需爬升200米,輕松帶隊走酒店那條路,說要去喝杯咖啡,我和風起兩口子還有馬出納為節省體力走橫切的路。

出發不久,經過南池的幼兒園,孩子們單純快樂,我給他們發糖,一下子把給后面當做補給的糖全發沒了。

尼泊爾兒童,照片來自泥娃娃大師。

這條線能碰到世界各地的徒步者,以前中國驢友較少,近些年大陸同胞漸漸多起來。路遇一隊德國驢友,男帥女靚顏值高,合影留念。

我和德國帥哥身后那團云里藏著洛子峰。

可能是我跟帥哥太般配了,洛子峰突然露臉看了看我們。這是此行第一次看見8000米級雪山。

路上常能看到這樣的白塔,佛眼慈眉善目。有信仰的民族,即使衣食簡陋,也能安貧樂道。

當地青年玩的一種桌游,還經營著小賣鋪,驢友可隨便歇腳。

雪山腳下的可樂,再貴也想喝,這樣一瓶小可樂大概合24元人民幣。上面的更貴,喝不起了。

去珠峰酒店那條線的一撥兒,也是相當滋潤。


路上有捐款箱,為當地教育募捐,想到那些可愛的尼泊爾孩子,把后面幾天的可樂錢捐出去。

中午全隊匯合,簡單吃點午飯繼續走,邊走邊玩,跟這幫二貨在一起從來不寂寞。

“騰波切”這里坐落著該國最大的藏傳佛教寺廟,建筑風格跟西藏完全相同。尼泊爾很多居民跟喜馬拉雅北面的藏民同宗同緣,有些直接就是山那邊遷徙過來的。

我們沒住“騰波切”,而是又往前走了兩小時,想趁著有體力多走點,為后面爭取時間。今天住在了海拔近4000米的“旁波切”,到達時已近傍晚。

這可能是我制定行程中犯的一個錯誤,海拔上升有點快,徒步前幾天應該緩慢上升,以適應高原。

又因為今天幾個小伙伴去珠峰酒店多爬高了200米,體力消耗有點大,所以這天晚上竹子出現高反,頭疼惡心吃不下東西,對是否能走完全線開始產生動搖。


D5  Pengboche(3980米)—Dingboche(4410米)—Chhukhung(4730米)

今天一早出發時下著小雨,好在大家的沖鋒衣都很給力,不用穿雨衣。線路進入海拔4000米以上,植被只是稀疏的灌木了。

中午到達“丁波切”。霧氣蒙蒙,周圍的雪山啥也看不見。

原計劃今天是再往上走到Chhukhung,明天一早開始攀登第一個觀景臺Chhukhung RI,但是大部隊因為狀態不好,想在這里休整一天,放棄第一個觀景臺。在這個紅頂農家樂住下。


我和馬可二人按原計劃攀登Chhukhung RI,所以繼續出發,又往上走了兩三小時,住在海拔4700以上的Chhukhung。晚上我用血氧儀測了一下,血氧90,心跳80。正常人平原血氧含量在98-100,高原不低于60一般沒危險。血氧含量顯示我毫無問題,對明早的攀登信心十足。


D6 Chhukhung(4730米)—Chhukhung RI(5500米)—Dingboche(4410米)

Chhukhung RI是沿途三個觀景臺中海拔爬升最大的,需要直上800米。早上開始攀登時,大霧彌漫。爬到一半,我們開始動?。喝綣先ナ裁匆部床患?,還有必要累死累活地上去嗎?


向導“槍彈”忽悠我們放棄,馬可說他無所謂,聽我的。糾結中,我差點就做了下撤的決定,但實在不甘心,琢磨著如果云海厚到籠罩了觀景臺,那我們上去確實是置身白茫茫一片,但還有一種可能:就是云沒那么厚,我們繼續向上爬,能突破云海,擁抱雪山藍天。


賭了,拼了,繼續向上。5000多海拔,喘成狗。隨著升高,周圍霧氣開始變淡,突然就看見了雪山尖。哇噻,神機妙算,稱心如愿,嗷嗷叫!

然后,群山象電影淡出畫面一般,漸漸展現在視野中,由模糊到清晰,我們真的鉆出了濃霧,頭頂朝陽,腳踏云海。醉了!

我手指的山峰是當地著名神山“安娜達布拉姆”,海拔7000多,山體陡峭,登頂很困難。EBC大環線主要是圍著她走,出鏡率比珠峰高許多。

馬可初上高海拔,得此美景,激動萬分,認真地跟我說:棒糖,謝謝你堅持上來,咱沒白爬。

我心里也很感慨,一種千辛萬苦后得到完美結局的滿足感。無限風光在險峰,想看就得咬牙登。

這里還不是觀景臺臺頂,沒說的,當然繼續向上。

山坡上匍匐著高原植被,毛茸茸的小花,生命力好頑強。

這不是積雪,是白水晶石。

海拔顯示,快到頂了。已經看見上面的經幡和一摞摞的瑪尼堆。

今天爬RI的人很少,漫山遍野只有我和馬可、向導三人?;贗吖穆?,云海下面籠罩著“丁波切”村,其他小伙伴這時候可能還在睡覺。

放幾張RI上拍照的全景大片,云海、雪山、冰川盡收眼底。




下撤回“丁波切”跟伙伴們匯合,這一天上升800米,直下1100米,但馬可還有勁兒一邊走一邊撿垃圾,驢屆牛驢真不是吹的。

下撤途中唯一的一戶人家,卻人去屋空,沒能買到可樂喝。

回村后,就著兩暖壺熱水洗了個澡,舒服。誰想學超級省水洗澡法,可以私信我,嘎嘎。


D7  Dingboche(4410)——Lhobuche(4910)—Gorap Shep(5140米)

早上全隊集合出發,進入另一條溝,奔此行的主題而去:珠峰南坡大本營。

途徑一片墓地,這里長眠著歷次山難中殉職的夏爾巴高山向導,竟然有上百之多。他們是人類中攀登8000米的精英,也難免犧牲,大自然若虐起人類,后者基本無能力反抗。


每次有這樣歇腳的地方,都迫不及待沖進去坐坐,普通的板房,因了在雪山中,變得別有風味。

中午到達住宿地Gorap Shep,海拔5000多米住宿,夜里很容易高反,是一大難關。

吃了午飯,下午輕裝前往珠峰大本營營地,這是路標。

鏡頭中的鐵桿伙伴們,美哭。




珠峰大本營附近的冰川融水。

抵達大本營,現在不是登山季,EBC只有寥寥三兩頂帳篷。大本營這里是看不到珠峰頂的。

原路返回住宿地,明天一早要爬第二座觀景臺看珠峰。


D8 Gorap Shep(5140米)——Kala Patthar(5600米)—Dzonglha(4830米)

一大清早,全隊就迎著火燒云出發了。

一路各種咬牙不表,到頂爽一下。

天氣晴好,左邊珠峰,右邊洛子峰。似乎近在咫尺,其實遙不可及。這種遠,不僅僅指物理距離,更是心理距離,自知此生難及。

大廚馬可居然有體力背著爐頭、氣罐上來,燒了一鍋馬可牌珠峰紫菜湯。那感覺,賽過珍珠翡翠白玉湯。

下山時看到直升機飛來,難道我們住宿的地方有人需要救援了?

果然,抬了一個驢友上去,可能是高反引發重癥,無論腦水腫、肺水腫都是要命的,必須第一時間降低海拔。

我們隊里情況也不太好,登了Kala Patthar下來,大部分都目光呆滯一臉菜色,坐下就不想起來。

輕松是享樂主義者,不喜歡吃苦受罪,感覺雪山看的差不多了,打算中止徒步行程,剩下的日子去旅游圣地“博卡拉”劃劃小船、耍?;梟??;故竅砝值鑷攘Υ?,一行人就這么被輕松拐跑了。只有我和馬可兩頭軸驢打算繼續完成徒步大環線。


下午,隊伍在這個岔路口分手,其他人原路下撤。我和馬可由一名背夫做向導,沿山腰橫切去“宗那”,準備第二天翻越Cho La埡口,前往卓奧友雪山所在的那條溝。

轉過山腰,風景更好,雪山、藍天、花坡、高山湖?;庖岳?,幾乎每次堅持都帶來驚喜,堅持是值得的。


D9 Dzonglha(宗那,4830米)——Cho La埡口(5330米)——Thagnak(塘那,4700米)

今天翻越埡口,埡口處常年冰雪覆蓋,幾乎天天下雪。這是一張cho la埡口的衛星放大圖,比較陡,不好走。

我們強大的背夫一路都穿著拖鞋走,到雪線這里神奇地拿出一雙運動鞋換上,過了埡口趕緊又脫下放回包里,生怕磨損??杉撤蟶鈧枘?。拖鞋走EBC,夏爾巴背夫太強悍,我也真是醉了!

許多地方又陡又滑,沒帶冰爪,登山鞋的V大底踩在帶雪的石頭上特別愛出溜,緊張+疲憊,體力消耗很大。


終于翻過了雪線,放眼一望,我勒個去,親愛的村莊你在哪里?

走啊走,累到快崩潰的時候,終于看見了小小的一片住處。

坐進帶爐火的客棧,渾身要散架。餐廳大同小異,都是中間一個爐子,周邊一圈長桌座椅。

休息中不忘把帶來的團標貼在玻璃門上。吃飯這哥們兒是馬來西亞人,會漢語,跟我們聊了半天,后來兩天就結伴同行了。

翻埡口是此行最累的一天,累到吐,在客棧衛生間吐了好幾口,全是酸水。之前幾天一直跟竹子同屋,這晚獨自躺在潮冷簡陋的小房里,淚眼朦朧地想到明天就是十一國慶節,自己卻在這山溝里受罪,到底圖啥呢?


D10 Thagnak(塘那,4700米)——Gokyo(4790米)

卓奧友這條溝分布著5個高山湖,其中第三湖最大,今天我們就將去往美麗的卓奧友第三湖。沿途都是冰川。

跟馬來西亞哥們兒一起走。

要跨過眼前這條冰川。

一只肥雞,也不怕人。不知名,松雞?我好奇地在周圍找了找,沒找到蛋。

第三湖呈現,很象我們的長白山天池啊。全世界的高山湖都差不多吧。

今天要住在美麗的湖畔,好好休整一下,明天再登卓奧友觀景臺。

選擇離湖邊最近的一家住下。這樣一間湖景房,每晚只合人民幣9塊錢,看看我窗外的風景,感覺昨天吐的酸水不算啥了。

下午在湖水里洗衣服,遺憾大部隊沒有來,否則湖邊喝著奶茶噴八卦,又該是怎樣的笑語歡聲。


D11 Gokyo(4790米)——Gokyo-Ri(5360米)—Dola(4040米)

早早起來拍日出,看見了日照卓奧友金山。

更震撼的是第三湖,在清晨的陽光下,雪山倒影寧謐秀美。

下面這張堪稱我菜鳥攝影的巔峰之作,鏡頭如果是廣角就更棒了。

吃了早飯開始爬RI,此行第三個觀景臺。

爬一段,回頭看看,湖邊的村莊如世外桃源。

再爬高一點,能看到地形全貌了,村莊面湖背山,山后是暗灰色的冰川,冰川上排布著雪山,大多都在7000米左右。

卓奧友觀景臺,經幡在磅礴的云霧中飄搖。

如置身仙境。



下山收拾行囊,這么美的湖畔,值得多住一天,但因與大部隊分離,覺得有些無聊,想快點下山了。所以,無論景色多美,同伴才是第一要素。現在其他小伙伴應該已經回到加都,要去博卡拉happy。我和馬可也盡快下撤,踏上歸程。


沿著卓奧友溝出山,與來時不同路,隨著海拔下降,開始出現高大喬木,樹上松蘿密布,松蘿只生長在空氣環境特別干凈的地方。

跟馬來西亞朋友分別后,又遇到兩個中國帥哥,一問居然還是北京人,哈哈,緣分啊,必須同行。

當晚住在一個叫Dola的小村,四人一起吃吃喝喝,因為是下撤了,心情也放松起來,聊了很多。其實,每次旅途中那些偶遇也是不可分割的亮點,如果再是艷遇,就印象更深了。但,此行無艷遇。


D12  Dola(4040米)—Namche南池(3440米)—Phakding(2610米)

這天低頭趕路,很少拍照,一路飛奔,撤到重南池,沒住,四人找了個好館兒,吃了頓鐵板牛排大餐。視覺盛宴已經結束,該慰勞肚子了。

吃完繼續飛奔,住到下面的帕克丁,低海拔客棧鳥語花香。條件好了,洗衣洗澡。


D13 Phakding(2610米)—LUKLA盧卡拉機?。?840米)

這天中午就回到了徒步起點的大門,看看人憔悴沒?體重反正是降了6斤。

我們預定的小飛機票是第二天的,想改簽成當天下午,未遂。

機場大廳,辦理登機牌的柜臺,想想咱的T3……


D14  滯留盧卡拉

雨,小飛機全天停航,真是怕啥來啥,只好滯留一天。

不過,有這樣的客棧,多呆一天也算愜意。

晚上,又一撥中國驢友撤下來,大家在客棧里海闊天空聊天,他們拿出國旗,大家輪流簽名,然后釘墻上留念,特意釘得比旁邊的青天白日旗要高一點,呵呵。

而這兩天,在博卡拉玩耍的另一撥小伙伴可滋潤著呢。湖上泛舟,天上翱翔,看到娃娃的照片,與我們累成渣的慘狀真是天堂地獄之別。

不登山的朋友去尼泊爾可以選擇博卡拉,海拔不高,沒高反,但照樣看雪山。是度假度蜜月的好地方,風起小雪回北京就生了個大胖兒子??轡抖乩淳尤灰采蘗?,我們八卦地掐指一算出生日,哦,就算不是艷遇的吧。總之,博卡拉求子挺靈光。群主沒揣一個回來實在遺憾,賤人松和馬出納服侍不周啊。


D15 盧卡拉—加德滿都

飛臨加都,房屋密密麻麻起來。

到加都時間尚早,找了處旅店住下,博卡拉的小伙伴們要到晚上才能?;乩?。

回到城市,好好犒勞自己,這是我房間外的陽臺,可樂回歸成3、4元人民幣的正常價格。

出去找吃的,找了一處中國人開的川菜館,和馬可倆人干掉4個菜。

吃完逛街,來杯鮮榨果汁。


D16  加德滿都

大部隊昨夜匯合,今天留出一天時間游覽加都。參觀了杜巴廣場、帕坦廣場、猴廟等。

介是神馬情況?


娃娃這貨又在搞行為藝術。

猴廟,顧名思義,有很多猴子的地方。

這里猴子極其囂張,敢跳到人身上,還搶東西,我剛買的一瓶可樂,只喝了一口,沒留神被猴子從身后一把奪走,追還追不上。

馬出納給群主拍照,被猴子襲擊,估計是只母猴。

游記按慣例至少要放一張跟群主的合影,但這一路多是大合影,只翻出在猴廟的這么一張好基友照。

再來一張閨蜜們的合影,鐵桿們還要約起來,天天向上!


D17 滯留加都

D18 滯留香港

回程頗不順,因航班機械故障,滯留加都一天,誤了香港的轉機,又在港滯留一天。航空公司管吃管住,接連大吃大喝兩天,掉的體重基本又吃回來了。保險公司還為行程耽誤賠付了我們每人1800元,嗯,馬出納算錯的賬可以全抹了。


D19 回京

想走EBC的朋友們,要打出18-20天的時間量。

        ——謝謝收看——


棒棒糖發表于2015-09-09 21:45  
分享到 
贊過
(7827次閱讀/28個評論/41人贊過)
    一直走
    好帖頂起。
    有點苦味兒
    繼續頂,不停的頂,里面有我就必須不停一直頂!
    讓可可
    看過多遍,種草已久,今年我終于有足夠的假期去了,謝謝棒糖無私的攻略和如此生動的游記。
    華燈初上
    你們這些頂梁柱也不增加一些圣神的使命感,擔當起寫作的重任,精品佳作欣賞我們都指望你們了。

    唐朝
    精華絕地不一般
    華燈初上
    作者即是驢友,貫穿全文無不展現你活躍的人氣,挺好的,文章。呲牙
    晴子
    驢友們,大家好
    一天一個漲停板,裙號182031808第二天沒有直接退裙。不賣軟件、不分成。通行證金鑰匙【898】填了就進,話不多說收費就退裙 
    一直走
    微笑
    毒藥
    哪里有帖子日期???不知道是哪年的。
      棒棒糖發表于2015-09-09 21:45 
    四川國旅銷售部 -易唐
    尼泊爾全景8日游,加德滿都,納加闊特,博卡拉,奇旺,藍毗尼,全程五星酒店+特色度假村,還可升級博卡拉住宿為魚尾山莊。兩個人即可成團,成都國航直飛加德滿都,可配全國聯運。想要走獨立定制的團也可以哦。有興趣的可以加我的QQ2851163901或者微信15881193337
    蔡根
    真棒,羨慕!
    愛美愛自然
    寫得真好。最愛讀棒棒糖的游記了。強
    黑獅
    世間最遠的距離是“你站在珠峰大本營,卻知道上不去”。三千多米的海拔差,成為了多少攀登者一生的遙不可及。
    東極島主云飛揚
    很不錯的游記
    OLDDU
    欣賞
    月徂東山
    記得曾經看過棒棒糖寫登四姑娘山的文章,文采飛揚,情真意切,幾次戳中淚點,留下很深的印象。再讀美文,如飲醇釀。
    一直走

    世間最遠的距離不什么“你站在我面前,卻不知道我愛你”,那點兒距離一頓大酒就消除了,純屬文藝出來的矯情。

    世間最遠的距離是“你站在珠峰大本營,卻知道上不去”。三千多米的海拔差,成為了多少攀登者一生的遙不可及?!舭秈?/span>

    一直走
    再次欣賞。
    追霞客
    色精彩,幽默風趣,風景很美,向往!色
    檸檬香
    逗樂,精彩呲牙

12 >
柏林赫塔vs沙尔克 2015什么最赚钱的生意 单机游戏仙剑奇侠传四怎么赚钱 南昌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星际战甲怎末赚钱 在市区开诊所赚钱吗 上海嘉定什么最赚钱 流量精灵赚钱教学 工业区做什么赚钱快 1000炮金蟾捕鱼机遥控 赚钱快理财投资靠谱吗 易发彩票首页 掌赚宝手机赚钱是真的吗 四方安徽麻将安卓版 开蚌直播赚钱吗 綦江在家赚钱手工活 捕鱼王者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