驢友茶館 ······

589765次瀏覽/189個回復 分享到 
青松

柏林赫塔门将:你為什么不戶外——130張照片和戶外的故事 之一

柏林赫塔vs沙尔克 www.gmosqd.com.cn 你為什么不戶外——130張照片和戶外的故事【轉載】

                   原作者: 老虎

 

雖然從小就從老媽的小相館里學習到拍照的種種技術,不過真正學習攝影應該是從98年的那臺海鷗相機開始。到2000年,也不知道是因為喜歡攝影而走向戶外,還是因為戶外而增加了攝影的興趣,總之這兩件事情逐漸成了生活的重要內容,從2006年開始以戶外為業,外出拍照的機會就更多了。不過時間愈久便愈是覺得拍出漂亮的片子算不得什么難事,能捕捉到影像后面的故事才算得上能耐——看《國家地理》攝影師的作品,就常常驚嘆于他們的眼光之獨到行動之敏銳。雖然說“一張好照片勝于千萬言”,無奈自己力所不逮,不得已也為這些照片配上幾句文字,籍此于大家分享這些年來戶外生活中那些點滴與回憶。

本人,感謝唐山大熊幫我拍了這張照片。

 

 

2003年騎自行車來深圳的途中,一個人的旅行比較無聊,拍一張照片都如此麻煩,拍于從麗江到大理的途中,那天清晨陽光明媚,影子在田野里綴滿露珠的莊稼上還有淡淡的光暈——不過,從這張照片上大概只能看到影子而看不到光暈。

 

 

我在從西昌到攀枝花的途中遇到遇到兩個法國小伙子,這兩位仁兄從香港來到中國,去了上海北京,看了全世界都一樣的高樓大廈,大概覺得煩膩,就來到成都,在二手市場買了兩輛連牌子都看不出來的破自行車,把幾個口袋綁到車上就向麗江出發,渴了就喝自來水,晚上就睡在公路邊上!我估計他們每天的生活開銷大概只有5塊錢左右!這已足以讓我明白為什么好多外國人可以“環游世界”,有夢想的人遍地都是,有夢想而能付諸實踐的人才是真的了不起。

 

2003年來到深圳,工作穩定之后開始和認識一些戶外的朋友,這張照片大概拍于2003年底或2004年初,是和“陽光營地”的朋友們一起去巴寨露營,場地和角度大概有不少朋友熟悉,最近幾年巴寨也被“旅游開發”了,不知道眼前的光景是什么樣子。

 

 

早起拍照片的人顯然不少,巴寨特別的地形讓這些照片看起來別有韻味,直到現在我仍然覺得這是我見過最美的日出景象之一,回味腳下數百米高的懸崖仍然心有余悸。

 


太陽升起來之后這里的景象又是另一番奇妙。有一天我弟弟看到這些片子說:“反轉片拍的吧?數碼相機沒有這么豐富的色彩層次?!蔽液懿鏌?,后來才認真對比分辨兩種介質的差異,雖然膠片仍然有不可比擬的像質,但太過麻煩,后來還是都改用數碼相機了。

 

2004年春節環海南島的途中,大概是在文昌一帶拍的,具體的拍攝數據搞不清楚了。是我第一次和別人一起走長途,想起來每天都還很開心。

 

旅行快結束了,大家都很疲憊,這張照片大概是旅行的最后一天回??詰母咚俟飛?。中間是七菜同學,這也是她第一次單車之旅,后來越來越厲害,05年她完成了川藏線的旅行,后來一個人騎到了尼泊爾。

 

2004年5.1環青海湖,遇到30年一遇的大雪,非常艱苦,至今難忘,攝于湟源縣不遠的公路上,拍攝數據不詳,還是七菜同學,不過她現在似乎退出江湖了。

 

青海湖邊的合影,這張照片沒什么特別的,拍攝數據也記不清楚了,權作留念,

 

 

關于此次旅行的文字可見:
//www.17one.cn/FH_Oblog_SubTopicShow.aspx?UserID=2&&TopicID=3391

 

 

2005年開始的一次歷時半年的背包長途旅行,其間有不少戶外的行程,可惜大多數時間一個人走,都顧著拍別處的人們和別處的景致,沒留下什么戶外的照片。這是進入尼泊爾境內的瞬間,意氣風發斗志昂揚。

 

在安娜普爾娜完成了11天的徒步,壯麗的喜瑪拉雅山地風光讓人沉醉迷戀,安娜普爾娜大環線豐富的人文風情更讓人留戀忘返.雖然雨季讓人不能領略雪峰的壯麗,卻也讓人見識到流水的多情.在徒步開始的幾天里,我懷疑自己把一生所能見到的瀑布都看了一個遍.

 

11天走完大環線還是比較艱苦,大多數時間一天只吃一餐飯,中午主要吃在加德滿都買到的花生米,世界上最美味的東西就是餓了的時候吃到的東西,這是我在旅行中覺悟到的道理。

 


在Thorong Base-Camp是Phedi最大最早的一家旅館,是穿越大環線上5416米Thoroung La Pass的最后一站,已經有21年的歷史,餐廳巨大的雙層落地玻璃窗正對著北面6466米的Putrun Himal山峰以及6111的Genjang山峰下面的巨大崖壁,可以望見那幾條瀑布在云霧之中時隱時現,又被山風吹得飄蕩不止,宛如絲織的細紗。在這種地方,只適宜于享用對著美景感嘆密冥想的奢侈,用來做其他事情都太浪費了。我們夸獎店主的有個“Good Place”,他卻回答說是個“Difficult Place”,因為我們來這里“Just two weeks”,而他卻是“Twety years ago”,聽起來也不無道理。

 



翻過5416米Thoroung La Pass讓人欣慰鼓舞,連日的跋涉也讓人疲憊不堪。這張片子形象不太好,不過每次都被雜志社的編輯看中,大概他們喜歡旅行者紅了眼睛的狼狽像。

 


在返回博卡拉的途中遇到了兩個波蘭人,在他們的煽動下我放棄了去POON HILL看日出的念頭,等我再次到POON HILL觀看道拉吉里峰壯麗的日出已經是2007年秋天了。這是我們在回Beni的途中。

 


安娜普爾娜的徒步讓人終生難忘,那些美麗的村莊時時浮現在眼前,我也更加深深地理解做一個戶外愛好者的妙處,戶外是回歸自然的一種方式:它可以讓你逃避城市的繁雜與污穢,也會讓你遠離都市的便利與安逸;它的意義在于過程而非結果,在此期間你不再是一個到此一游的觀光客,也不再是一個隨遇而安的流浪漢;戶外會使你融入完全不同的環境中,同時也使你產生完全不同的想法,或者使你在不同以往的角度上思考生活的形態或意義;戶外并不是僅僅把你的腳從水泥地上轉移到山間和田野,更重要的是要把你的心從水泥森林里轉移到大自然的懷抱中;戶外可以使你體驗簡單的生活:簡單而不強求的目標,簡單但是足夠的物質需要,簡單而又友善的人際關系,以及同樣簡單卻宜人的環境,如古人見所見而來,聞所聞而去,其間的樂趣與美妙非語言所能傳達,非親身體會不能會意,擁有這些也就足夠了。

喀拉昆侖山脈無疑是登山家和探險者的天堂,當我在卡里瑪巴德的鄉間小路上閑逛時看到了駕著滑翔傘飛越雪峰的法國人,除了感嘆他們的藝高膽大,更羨慕能駕風馭云地欣賞喀拉昆侖的壯美風光。后來我們在阿里先生的“鷹之旅館”相遇,海闊天空地瞎扯了好久。

 

 


 

在帕蘇旅館遇到島 青彥,和他一起去了巴托克冰川,如果不是簽證到期,我們說不定會一起晃到大川口塔峰林去。后來在雜志社編輯的攛掇下編了個故事。旅途中常有這樣的伙伴,不知道這位彬彬有禮的日本小伙子現在在什么地方。這張照片攝于巴托克冰川的路邊。

 


喀拉昆侖之美無以侖比,那些被散布在明那品的冰湖,遺忘在卡里瑪巴德的美麗村莊,擺放在帕蘇舉世聞名的冰川,安置在蘇斯特的雄偉雪山,每一處都如此讓人震顫心動,它的偉大與安祥并存,雄偉與柔情皆具,神圣與慈祥合一,其美麗姿容是每一個旅行者永不褪色的夢。

 

我到達新疆的時候,秋天已經過去,只好在深秋的嚴寒里穿越博格達,對一個獨自旅行了半年的人來說,找到組織的感覺親切異常,這張照片拍于某個達板休息時,雖然只是中午時分,高緯度地區強烈的陽光也造就了漂亮的剪影。

 


 

下午翻越一個小山口時拍到的這張照片,陽光被云遮擋,側光也有剪影的效果,隊友走得太快,很難趕得上,拍了很多張只有這張姿態好一點。

 


 

這張照片拍攝于第二天在山脊前進休息的時候,熱情的安在我前面大聲喊:“老虎,博格達?!蹦鞘俏業諞淮臥對兜乜吹攪瞬└翊鋟?。照片沒什么特別的,保留它的原因只是因為格瓦納的背包罩,后來我四處買印有格瓦納頭像的背包罩,但一直沒有買到。

 

 

2006年10月去攀登了四姑娘山二峰,這算是我經歷最辛苦的一次登山活動,由于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從日隆鎮到大本營,本來騎馬輕裝六個小時就可以完成的路程卻被搞成了12個小時的負重艱苦跋涉,好在隊友并沒有怨言。不過沿山脊而行,風景比鉆在山溝里好看多了,這是隊友唐山大熊在山脊上仰望四姑娘山。

 

隊友在翻越一處難點,這個季節山上幾乎沒有雪,基本上沒有登雪山的感覺,晃著晃著就上去了。

 


 

登頂之后讓向導幫拍的,角度稍微差了一點點,不過已經是幾張里面最好的了。

 


從某種角度說,雪山的悲劇在某種程度上來源于它本身對于整個登山史的一種特殊意義?!拔裁匆巧健鋇奈侍庹勰プ琶懇晃壞巧郊?,除了“因為山在那兒”,所有攀登雪山的人無一例外的被看做是一個真正的悲劇英雄——起碼在他們的血液里就流淌著極度的羅曼蒂克氣質,這一氣質在古希臘的英雄主義里面得到了最終極的展現,從攀登烏拉爾山的那一刻起,金子一般的陽光照耀在連綿起伏的山峰之上,一切最渺小最脆弱的生命卻在這一望無際的歷史風景中徘徊掙扎。

 

 

06年底和“沒有愛情的死魚”同學一起去走了一次海岸線,從過店到東沖,04年我曾經有一次在這里迷路的經歷。這一次陽光燦爛,我才真正發覺原來深圳的海岸是如此之美。

 

 


基于這一次的美妙經歷,第二周又去了一次,這一次拍到了更多的照片,這是殺手同學在躍過海岸邊巨大的石頭。

 


日食同學在海邊發呆的瞬間,當時天色很晴朗,恰好有薄云遮住了這一片海面,所以有這樣的藍色。

 



收隊的殺手同學天生有做模特的素質,每一次拍照都很配合,在海溝邊上站了足足十分鐘以等待巨浪濺起的水花,非常幸運這一瞬間被抓住了。

 


海柴角是深圳的最東端,尖利的礁石直探入海,這里風高浪大,隊友在通過的時候拍到的這張照片,低角度顯得浪花撲人而來,較長的焦段又壓縮了浪花與人之間的空間感,其實通過的道路遠遠高出海岸,并不如看起來這么驚險。遺憾的是沒有光線,照片比較灰暗。

 


阿露雅同學對小動物有相當的親和力,兩條人人皆怕的大狗在她面前乖得像綿羊,初冬的陽光和煦而輕柔,美麗的戶外女孩更讓這種溫暖顯得婉轉動人,逆光拍攝強化了這種感覺。

 

在第一次的線路上,我在同一角度拍了另一張照片,由于拍照耽誤了一些時間,比前一次更晚,光線更加柔和,人物的表情也更加生動,只是走得太集中,不如前一周的那張疏密有致,海水也沒有那么藍,大光圈也導致遠景沒那么清晰——不過,完美的照片從來就不曾有過,雖然我曾經做出過種種努力,但到現在為止依然沒有拍到。

 


這一張照片和上一張照片的拍攝時間只相隔了一分鐘,南方冬季的白天真的很短。拍照時沒有看鏡頭,把相機放在較低的角度憑感覺按快門,隊友走得很快,僅拍到了兩三張,這是稍微好一點的一張。

 


 

2007年元旦和老泰一起去燕子崖,算是第一次見到南方的山也有如此嫵媚多姿的一面??莼頻牟萜?、壁立的懸崖、溫潤的陽光,一切都讓南方的冬天如此多情而溫暖。這張照片是下午時分隊伍行進在山脊時拍的,燕子崖的草坡很漂亮。

 


 

營地札在一道風景絕佳的山梁上,同行的隊友順子同學在山坡上發呆,大概感動于夕陽下層巒疊嶂的美景。

 



為了拍到這張照片,我讓兩位模特不停地把帳篷外帳抖起來又放下,大概有七八次,終于拍到了降落傘一般張開的外帳。

 



更多請看:


你為什么不戶外——130張照片和戶外的故事 之二

你為什么不戶外——130張照片和戶外的故事 之三

你為什么不戶外——130張照片和戶外的故事 之四

 

青松發表于2009-04-09 01:49
  589765次瀏覽/189個回復 
    蒼穹之昴
    走不走只是一念之差,掛靴的理由和走在路上的理由一樣多,只要你還想走,什么都是走的理由,你如果哪天想掛靴了,什么也都是掛靴的理由。人活著就是在一念之間。
    楓之林
    真是棒啊~
    靜空和尚
    強
    517小智驢
    517的第一個話題,雖然是篇轉載,時隔多年看來依然感動。
    夢雨亦奇
    圖片很唯美,你是一個真正的旅者,敬佩!
    天真

    看得心癢,我要學攝影,我要出走!

    Echo_小溪
    強
    玻璃寶貝
    喜歡你最后面那一張 就像是生活
    小柔-兔兔

    行走,感受腳下的路,路過的風景,遇到的人。

    阿蒙
    之一
    小寧
    真美!
    奇縫凋殘
    強,欣慰,什么時候可以這樣
    小古
    強
    丹丹貓
    走進戶外,愛上戶外。。
    黑子小黑
    不戶外的原因真的有很多。。但,戶外的原因更多~!調皮
    redwind大強
    很好,學習了
    街邊路燈
    照片很美,文字很樸實,現在,大概只有平鋪直敘才可深入人心。
    焦糖瑪奇朵19
    強
    豆豆雨
    強
    劉慶
    資格的棒!
123456 >
柏林赫塔vs沙尔克